越人歌 (短篇完结)
01.
白小溪在吃完那一小盘南瓜煎饼之后,这才对十几分钟之前发生的事有了清晰的认知。
对门搬来一个韩国人,他说他叫李晟敏。

02.
李晟敏搬到这个出租房的第一天晚上,就按照韩国人的习惯,自己动手做了一些点心给邻居送过去。
之前去过超市,满眼的中文让他觉得很窘迫,只能挑了些认识的东西回家。

李晟敏端着装着南瓜煎饼的盘子敲开对面的门,对着那个给自己开门的女生先笑了笑,然后有礼貌的说道,“你好,我叫李晟敏。我,搬到这里,请多关照。”发音并不是很标准,好歹名字还说的比较顺。
白小溪站在门口,听着那个人磕磕绊绊的普通话,半晌才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不是本地人吧?”
李晟敏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想了想,开口说道,“我从,韩国来,请多多,关照。”
他的话还没说完,白小溪就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外地人已经外到外国去了。
李晟敏把手中装着南瓜煎饼的盘子往前送了一些,“这个给你,希望你,喜欢。”中文说的很慢,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
白小溪呆愣着伸手接过那个盘子,道了声,“谢谢。”
“我回去了,我在那里。”李晟敏侧过身,指了指对面那间屋子。
白小溪顺着李晟敏手指的方向望过去,门打开着,玄关顶上的灯光晕在地上,散开一片朦胧的光晕,一副温馨小屋的样子。
“再见。”李晟敏说道。
白小溪回过神,“嗯,再见。”
李晟敏转身,走进那一片光晕里面,对着白小溪露出一个笑,然后轻轻带上了门。

03.
住在对门的邻居。
在这样的条件下,两个人总是会很凑巧的遇到对方。

比如在楼道口遇上了,李晟敏用中文打着招呼“你好”,白小溪点点头回了声“你好”,然后合着参差不齐的脚步声一起走上3楼。
比如白小溪刚打开门准备下楼丢垃圾,就看到李晟敏那边的门也正好打开,然后李晟敏会笑着对白小溪说“我,一起。”,很积极的把两袋垃圾一起拿下去。
比如李晟敏要出门下了一半的楼梯,遇上上了一半楼梯准备回家的白小溪,然后李晟敏就愣在那里纠结着不知道该说“你好”还是“再见”。

巧遇总是很多,但真正相熟起来其实总是会有一定契机的。

04.
比如。
白小溪从超市回来,拎着环保袋上楼梯的时候发现了正坐在3楼楼梯台阶上发呆的李晟敏。
李晟敏耳朵里面塞着耳机,整个人呈现出一副放空的状态。

看到有人影过来,李晟敏抬头,顺手摘下了耳机,脸上漾开一个好看的笑,“你好。”
白小溪站在楼梯转角处,回了句,“你好。”然后又接着问道,“你怎么不回去?”
李晟敏抬手抓抓后脑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忘记带,那个,开门,那个。”李晟敏伸出右手比划了一个拧的动作。
白小溪试探的问,“钥匙?”
李晟敏睁大眼睛点了点头,“对对,钥匙。”
看到李晟敏生动的表情,白小溪忍住笑,好心的提醒道,“那你打电话给房东崔太太吧,她应该有备用钥匙的。”
“哦,我打过,电话,我在等,她来。”又是属于李晟敏风格的中文,断句总是有些莫名其妙。
白小溪从环保袋里面掏出一听可口可乐递给他,“给你。”
李晟敏伸手轻触着白小溪的手指接住可乐,说了声,“谢谢。”
接着白小溪继续上楼,走到李晟敏坐的那级台阶上停顿了2秒,然后又往上走了两步,转身坐下,掏出一听可乐,自己打开喝了一口。
李晟敏握着可乐罐子,扭过头去看她,“你,不回去吗?”
“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里怪可怜的,所以我陪陪你啊,中国人很善良的。”白小溪眨眨眼睛,笑着说道。
李晟敏跟着笑了笑,然后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白小溪。”
李晟敏睁着大眼睛看着她,一脸茫然。
“白,小,溪。”看出他没听明白,白小溪又一字一顿的说了一遍。
“拜…小…戚?”李晟敏跟着一字一顿的念。
白小溪纠正,“不是拜,是白,白色的白,溪水的的溪。”本想用手比划写给他看的,可刚抬起手就想到他可能看不懂,便又放下了。
李晟敏拧着眉头,小心的念,“白,小,溪?”
白小溪惊喜的看着他猛点头,“对,就是这样念的。”
“哦,白小戚。”李晟敏边点头边小声念着。
“你又错了。”白小溪无语的小声嘀咕了一句,“真笨。”
声音虽小,但李晟敏还是听到了,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不起,我中文,不好。”

可乐喝完的时候,房东崔太太来了,对于李晟敏麻烦她来这一趟倒是没有生气。
只是在她给李晟敏打开了门之后,她就一直絮絮叨叨的嘱咐他以后一定要记得带钥匙出门要关好门窗小心用火用电之类的事。
李晟敏像个犯了错正在受训的孩子似的站在门口,听着崔太太的话只知道点头,也不知他到底听懂没有。
看到这副场景,白小溪忍不住笑了。

05.
李晟敏敲开白小溪的门,看着她磕磕绊绊的说,“你,能不能,帮忙?”
白小溪问,“什么事?”
“我,买东西,中文,不认识。”
白小溪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哦,你想去超市?”
李晟敏猛点头,“对对。”
白小溪接着猜他的意思,“呃,你想让我和你一起去?”
又是一阵猛点头,“对对。”
白小溪看着他笑了,“那好吧。”
“谢谢。”李晟敏笑的像个孩子得到了奖励一样高兴。

并不是周末,所以超市不算太拥挤。
白小溪走在推着小车的李晟敏旁边,时不时的为李晟敏答疑解惑,教他正确的中文发音。
李晟敏像个很乖的小学生,认真地听白老师讲,认真地跟着白老师学。

在干货区,李晟敏停了下来,认真的研究着那些满是中文标识的商品。
李晟敏不问问题,白小溪也就不打扰他,只是渐渐的看着李晟敏的侧脸就入了神。
皮肤很好很白,眼睛很大,嘴唇有些嘟嘟的,鼻梁处的细小绒毛闪着微微的光亮,侧脸的线条特别好看。
李晟敏长的很帅呢,像韩剧里面的男主角。
咳咳,你盯着别人很长时间了。白小溪吐了吐舌头,接着转移了视线。

但是李晟敏倒没注意其他,只是专心的研究着手里的东西,“请问,这是什么?”
白小溪看了一眼,“腐竹。”
李晟敏疑惑的问,“它是,干什么的?”
“吃的啊。”白小溪有些惊奇的问道,“你没有见过吗?”
李晟敏摇摇头,“韩国没有。”他又从货架上拿下一包东西,“这个是什么?”
“千张,也就是豆腐皮,知不知道?”
“也是吃的?”
“对啊,这个你也没见过?”惊奇×2。
李晟敏点点头,又拿下一包东西,“这个呢?”
“这个是桂圆,你也没见过吗?”惊奇×3。
李晟敏摇头,“没有,韩国没有。”
“韩国都没有这些的吗。”白小溪嘀咕了一句,又给他解释道,“这个桂圆,是晒干以后的龙眼。把这个壳去掉,吃里面的果肉,很甜的。”
李晟敏好奇的问,“好吃吗?”
“还行吧,你买一包尝尝?”白小溪建议道。
李晟敏眉眼弯弯的笑,“好。”接着把那包桂圆放进了小车里。

走到超市的熟食区,有人在不断的吆喝着,“正宗韩国泡菜,欢迎免费品尝。”
“泡菜,泡菜。”李晟敏一脸向往的念叨着,一看就是一个在想家的小孩模样。
白小溪带着李晟敏过去,融入试吃的人群之中。
试吃之后,白小溪小声的问道,“是韩国的味道吗?”
李晟敏狡黠的笑笑,小声的对她说,“他,骗人。”
然后两个人一起捂着嘴憋着笑,从试吃的人群中走了出来。

“泡菜,泡菜。”离熟食区很远了李晟敏还在念叨着。
白小溪扭过头问他,“韩国人是不是离不开泡菜啊?”
李晟敏点点头,然后很兴奋的说道,“我会做泡菜,我带了辣酱,到中国。”
惊奇×4。“你真的会做啊,那你做给我吃啊。”
李晟敏的笑容在脸上荡漾开来,“好啊,我不骗人,真的韩国泡菜。”
“那你这个就叫李氏正宗韩国泡菜。”白小溪打趣道。
白小溪也不知道李晟敏听懂没有,只看到他眼睛眯眯的,笑容像冬日里的暖阳那样晴朗。
这样的笑容,让自己也忍不住弯了嘴角。

去果蔬区买了新鲜的大白菜和白萝卜,两个人就推着装的满满的小车去结账了。

06.
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把泡菜腌好后,白小溪这才认真的打量起李晟敏这个暂时居住的家来。
屋内的格局和自己住的地方差不多,比起一般的男生宿舍要干净整齐很多。

李晟敏倒了两杯水过来,一杯递给了白小溪,“谢谢你,帮我,买东西,做泡菜。”
“不用谢。”白小溪扭过头,注意到沙发上的一把木吉他,便问李晟敏,“你会弹吉他?”
李晟敏有些得意的笑着点点头,放下水杯坐到沙发上,拿起吉他,拨弄了两下,然后抬头问白小溪,“你想听什么?”
白小溪歪着头想了想,“你会唱中文歌吗?”
李晟敏对她笑了一下,接着低头拨弄起琴弦,开始轻声吟唱了起来。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
月亮代表我的心……”
让白小溪意外的是,李晟敏唱歌时的中文发音很标准,温柔的声线和着轻柔的旋律,甚是动听。

一曲终了,李晟敏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呃,韩国人都喜欢,这个。”
“你唱的很好,中文很棒啊。”白小溪由衷的说。
听到赞扬,李晟敏很高兴,立刻说道,“我还会唱《甜蜜蜜》。”语气里的小骄傲特别可爱。
白小溪鼓掌,“欢迎。”

“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

啊。
在梦里。

这是第一次进李晟敏的卧室。
卧室的床占了很大一部分的面积,床尾对面的那面墙放了一个衣柜。
靠窗的地方有一张书桌,上面零散的放了几本书和几张CD。

书桌上有一个浅紫色的香水瓶,白小溪指了指它,问道,“可以看看吗?”
李晟敏点点头。
白小溪拿起香水瓶在手中把玩,浅紫色的玻璃瓶,瓶身正面有一个浮雕的小绵羊,很可爱的样子。
凑到鼻间闻了闻,有隐约的温软的奶香味透出来。
是Burberry的Baby Touch。

“这是你用的香水吗?这不是男士香水吧。”白小溪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李晟敏解释道,“我妈妈的,喜欢的香水。”
“哦。”白小溪了然的点点头,然后又问道,“那是妈妈教你做泡菜的吧?”
李晟敏似乎很喜欢妈妈这个话题,白小溪看到他的脸上立刻染上了一层幸福的笑,“我妈妈是中国人,她是这里,所以,我来了。”
“你妈妈是中国人啊,”白小溪惊讶的看着他这个中韩混血儿,“那你的中文怎么这么糟糕,你应该说‘她是这里的人’,而不是‘她是这里’。”
李晟敏摸摸鼻子又笑了笑掩饰自己的窘迫,“我妈妈是翻译,在韩国,不说中文。我学了,呃,”他停下来想了一会,才比出手势,“呃,2个月,所以中文不好。”
“你妈妈怎么没和你一起来,你应该和你妈妈一起来的,这样你就不怕不会中文了。”白小溪笑着说。
李晟敏脸上的笑容有些恍惚的沉了下去,他抿了抿唇,“她很想来。”
白小溪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接着问道,“那为什么不来呢,她在韩国?”
李晟敏转过头,看着窗外的天空,丝丝缕缕的光线穿过窗户洒下来,铺陈在他的头发上,脸上,身上。
许久,他才轻声说道,“妈妈在那里。”
白小溪会意过来,张了张嘴巴,却只慢慢的说了句,“对不起。”
李晟敏倒没有在意,他侧过脸对她笑了笑,像之前一样笑的那么好看,“妈妈很想来,但是生病。她很想这里,我帮她看一看。”
“她一定看得到的。”
“谢谢。”
白小溪把香水瓶还给李晟敏,很轻很小心的放到他的手心里,“这个味道很好闻。”
“我也喜欢,妈妈的味道。”李晟敏握着香水瓶,笑的像初生的婴儿一样毫无防备。

李晟敏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打开给白小溪看他的全家福。
一家四口,全都笑得很幸福。
妈妈是典型的中国女人的样子,温婉贤淑,笑容和蔼亲切。
白小溪抬头,认真的对他说,“你妈妈很漂亮。”
“谢谢。”李晟敏和他妈妈长得有些像,笑容都一样温柔暖熙。

07.
白老师的中文课堂和李老师的韩语课堂总是混乱的进行着。

白老师问对面那个拿着笔写写画画的李同学,“你会不会写你自己的中文名字?”
李同学很自信的说“会”,然后低头在纸上歪歪扭扭的写下“李晟敏”三个字。
白老师欣慰的笑,摸了摸下巴,“孺子可教也。”
“什么子,什么也?”李同学很好问。
“说了你也不懂。”白老师边说边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来,写我的名字。”
李同学把写着白老师名字的纸放到跟前,一笔一划的开始画起方块字来。
前面两个字简单,一下就画完了,可“溪”字难倒了李同学。
李同学在画完三点水,撇,三点之后,就开始在下面画“×”,一个又一个,画了很多个×。
他自己还嘟哝了一句,“怎么画不完?”
白老师立刻制止了他破坏自己名字的行为,“下面不是×,是撇折。”
李同学睁着大眼睛望着白老师,一脸茫然。
白老师在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溪”字,指给李同学看,“你看,是这样的,看到没?”
李同学“哦”了一声,又重新开始画,看一眼画一笔,最后的成品还算有模有样的。

“中文好难啊。”李晟敏皱皱眉头抱怨道。
“外语总是很难学的。我也不能理解韩文,怎么一些圈圈叉叉就能是字了。”白小溪嘟哝着,然后又兴冲冲的说道,“教我写你的韩文名字。”
瞬间变身成为老师的李晟敏笑了笑,接着在纸上写下自己的韩文名字,이성민。
白同学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点点头,“还真是圈圈叉叉。”
相比起中文来说,韩文字很简单,白同学一下就画完了。

李晟敏在白小溪画自己韩文名字的时候,低头在刚才自己画的“白小溪”下面写上“바보”。
白小溪指着那两个字问道,“这是什么?”
“你,바보。”李晟敏没回答,指着白小溪自顾自的念。
白小溪跟着学,指了指自己,“我,바보,对吗?”
李晟敏微低着头吃吃的笑,“就是这样念的。”
白小溪没明白为什么李晟敏会笑,但还是又念了一遍,“바보。”
这个时候李晟敏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了,等他终于笑够了,他才解释道,“바보是傻瓜的意思。”
原来被他捉弄了。白小溪的脸一下就变红了,她气呼呼的转过身去不理他。
看到白小溪生气了,李晟敏站起来,隔了大半张桌子讨好的拉了拉白小溪的袖子,“我,开玩笑,你不要生气。”
白小溪背对着他撇撇嘴,“你要道歉。”
“对不起。”
“用韩语说一遍。”
“미안해요。”
“미안해요?”白小溪扭过头看他,也跟着学。
李晟敏点点头,“对对。”
白小溪得意的笑了,“我还是很聪明的,学得很快。不像你,总是学不好。”
李晟敏也笑了,又隔着大半张桌子伸手揉乱白小溪前额的头发,用中文说了一句,“傻瓜。”
他的眼光闪闪亮,温柔又好看。
白小溪有些慌张的躲开他的视线,低着头用手整理被他弄乱的头发,以掩饰自己微烫的脸颊和如雷如鼓的心跳。

喂喂喂,你知道在中国用这样的语气说“傻瓜”那代表什么嘛。
你还揉我的头发,喂喂喂,你知道在中国这是什么意思嘛。

08.
白小溪正准备按李晟敏的门铃还CD的时候,就看到李晟敏捧了一堆东西出现在楼梯转角处。
李晟敏看到白小溪,还是像往常一样打着招呼,“你好。”接着走到白小溪面前,“你找我?”
“嗯,还CD给你。”白小溪晃了晃手中的CD,又瞅了瞅李晟敏怀里的东西,“这是什么?”
李晟敏一股脑的把东西全放到白小溪手上,“帮我,拿,我找,开门。”
对于李晟敏那糟糕的中文,白小溪现在差不多都能猜到他想表达的意思了。“那个东西叫钥匙,你怎么总记不住。”白小溪边说边看李晟敏塞给她的东西。
全是碟片,什么好莱坞大片,国产大片,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李晟敏把门打开,和白小溪一起进了屋。

白小溪把那堆东西放到茶几上,问道,“你哪来这么多的DVD?”
“买的啊。”
“这全是盗版DVD啊。”
李晟敏迷茫,“我不知道,那个人,要我买。”
“哪个?”
“卖这个的人。”
“他要你买你就买啊。”白小溪哭笑不得。
李晟敏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全然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他急急的解释道,“那里很多人,我看看,他拉住我,我说不要,但是他给我很多。我中文不好,他讲很多话,听不懂,我就买了。”
你这个外国人被坑了啊。白小溪彻底无语了,只能看着他说了一句,“笨蛋。”

不过李晟敏好像挺高兴的,因为他住到这里之后,就没怎么看过电视。
电视里面说的全是中文,他能听懂的东西少之又少,所以这些有英文字幕的电影碟片让他觉得终于能喘口气了。
当晚,李晟敏和白小溪就坐在地板上,背靠着沙发,一起看李晟敏买来的那些盗版DVD。
面前的茶几上放了一大堆零食,还包括李晟敏尝过以后觉得味道很不错的桂圆。
李晟敏还很做作的把灯关了,他说这才有电影院的感觉。
白小溪笑,说有哪家电影院会放盗版DVD啊。

李晟敏选看的第一张碟片是《夜宴》。他指着封套上的章子怡说,“我很喜欢她,我是她的Fan。”
白小溪凑过去瞅了一眼封套,点点头,“噢,外国人都很喜欢她。”
李晟敏奇怪的问,“中国人不喜欢吗?”
白小溪喝下一口可乐,慢慢说道,“你看她,想要什么都写在眼睛里面,毫不掩饰的张扬,太过凌厉了。我们中国人讲究的是内敛,含蓄,所以其实很多中国人都不太喜欢她。”
也不知道李晟敏听懂没有,反正他“哦”了一声。
白小溪勾起嘴角微不可闻的笑了一下,和一个外国人讲中国人的内敛含蓄,他怎么可能会懂。

盗版DVD的品质让他们实在不敢恭维,时不时的就花屏,卡壳,好在白小溪以前看过《夜宴》,对于李晟敏不时的提问都能给予解答。
不过影片到最后一部分的时候,画面竟意外的清晰了起来。

青女身着素衣,一脸坦然的说,“我想让他知道,即使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抛弃他,我不会,爱情不会。”

白小溪侧过脸问李晟敏,“你能听懂吗?”
“这个听懂了,下面有英文。”李晟敏答道。
白小溪很想说,那些英文表达出来的意境和中文差远了,可又不想扫了他的兴。

青女喝下皇上的赐酒,戴上面具,开始吟唱《越人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君不知。”

心悦君兮君不知。
君不知。

最后青女躺在无鸾的怀里。气若游丝的问他,“殿下,现在还寂寞吗?”
无鸾抱着将死的她,隐忍的哭着说道,“有你,我不寂寞。”
青女牵开嘴角,很幸福的笑了。

李晟敏轻轻拍了拍白小溪的手臂,“她叫什么名字?”
“周迅。”
李晟敏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她很好看。”不是一般男生的那种猥琐语气,只是很单纯的欣赏。
白小溪转过脸,“刚才她唱的那首歌,你听懂了吗?”
李晟敏笑了笑,老实的回答道,“没听懂,但是她唱的很好。”
白小溪把脸转回来,双手抱住膝盖,把下巴垫在上面,不再说话。

那些唱词,多么的缱绻绵长,那是他全然陌生的文字,他这样一个外国人,又如何会懂得。

李晟敏坐在白小溪的身边,淡淡的呼吸声充盈在她耳中,心被胀的满满的。
白小溪低下头,嘴唇几乎贴到了膝盖上,“…我喜欢你。”细若蚊蝇的声音马上就被电视里传出的声响所淹没,消失在周围的一片黑暗里。
“你说什么?”李晟敏转过头问她。
白小溪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我说很晚了,我要回去了。”有些话,只有说一次的勇气。
“哦,那我送你过去。”李晟敏跟着站了起来。
白小溪摇了摇头,“才几步路啊,我自己过去就好,再见。”
“那好吧,再见。”李晟敏朝她挥了挥手,眼睛眯成月牙,笑得很好看。

09.
李晟敏告诉白小溪,他要回韩国了,白小溪只是看着他轻轻的“哦”了一声。

李晟敏在中国的最后一个晚上,他在厨房忙了很久,做了很多菜。
他开了一瓶红酒,给白小溪倒了小半杯,细心的说,“你喝一点点就好。”

一整个晚上,李晟敏断断续续的讲了很多话,中文夹杂着韩语,白小溪也记不清他到底讲了些什么。
或许是酒精作祟,李晟敏说出口的话飘荡在耳边,始终都听不真切。
白小溪只记得李晟敏很努力的想中文,讲中文的样子,他那么真诚的样子。

李晟敏说,“你是我,中国的好朋友,只有你一个。”
李晟敏说,“真的很谢谢你,你很多次帮我,谢谢你。”
李晟敏说,“我在中国很开心,以后,我还会来,我来看你,一定来。”
李晟敏还说,“你像我的,妹妹,呃,在中国的妹妹。”

第二天一早,房东崔太太就过来给李晟敏办退租手续了,办理好一切之后,崔太太就走了。
白小溪从猫眼里看到李晟敏背着吉他,提着行李箱,慢慢走到她门前,按下了门铃。
低下头吐出一口气,白小溪打开门,站在原地看着他。

李晟敏把行李箱放到地上,然后递给白小溪一个粉色的盒子,白小溪也把给他准备好的礼物拿了出来。
交换礼物之后,李晟敏问道,“不打开看看吗?”
白小溪慢慢解开粉色的缎带,打开盒盖,里面有一个做工精致的韩服娃娃。
“这个,我从韩国带来的,希望,你喜欢。”像初识的时候,捧着那一小盘南瓜煎饼时那样小心翼翼的说着中文。
“谢谢,我很喜欢。”白小溪拿起那个小娃娃,发现盒子里面还有一张小卡片,她拿起来,打开。

上面是工工整整的方块字。
“To 白小溪:
开心,幸福,^__^
From 李晟敏”
很认真的笔迹,那个曾经难倒他的“溪”字也写得很工整漂亮,像练习过很多遍一样。

李晟敏上前走了两步,伸手抱了抱她,“要开心。”
“嗯,你也是。”白小溪点点头,不知道下巴磕疼了李晟敏的肩膀没。
李晟敏放开她,说道,“我要走了。”
“韩语的再见怎么说?”
“안녕히 가세요。”
白小溪跟着学,对李晟敏说,“안녕히 가세요。”

李晟敏拎着行李箱,消失在3楼楼梯转角处。
白小溪以为自己会哭,但她现在只是很想念他笑的样子,他唱歌的样子,他努力说着中文的样子。

白小溪送给李晟敏的礼物是一块浮雕着“晟”字的玉和一张正版的《夜宴》DVD。
温润的玉石,很适合李晟敏。
他似乎很喜欢,当即就挂在了脖子上,小心的将玉石放进了衣服里面,只隐约露出红色的线。

而那部电影,那个故事,那首歌。
或许这个外国人有天会明白,也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明白。

10.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End。

dhiofuyhf.jpg

----------------------------------------------------------

送给溪水的文。
第一次写BG,时间也很赶,其实自己还是不甚满意的
找了很多七七八八的资料,到最后用上的只有一点,不过也算是积累了
最后感叹这个类别终于有东西可以放了

我会一直努力。
[2009/10/30 17:05 ] | {浮生} | 留言(2) | 引用(0)
<<请给我一个拥抱 | 主页 | 哀莫大于心死>>
留言
我来拷文TAT
真的是让我好喜欢好喜欢的一篇TAT

陛下千秋万岁~万万岁~~
[2009/10/30 17:37] | URL | 溪水 #- [ 编辑 ]
看到越人歌的时候,还特地去查了一下,补充我贫乏的国文

为什么没有带入132呢~越人歌本身就是BL的...仿佛更加顺理成章一点.

原谅我唐突的留言吧~只是这首诗很吸引我~

一直有看TO的文丫^^
[2009/11/02 17:46] | URL | 页心兌 #-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ogether1989.blog126.fc2blog.us/tb.php/107-f84caf82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