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澈] 敢不敢 (《角落微光》番外)
以“敢不敢”为开头的句式是朴正洙和金希澈之间最惯常玩的游戏。

慢慢入夜,整座城市也从繁华绮丽过渡到纸醉金迷,这种时刻正洙当然还是像往常一样和他的一群胡朋勾友在各色灯红酒绿的酒吧流连。
一个朋友用肩膀撞了撞正洙,“正洙,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正洙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很自然的接话,“这有什么不敢的。”
朋友指指吧台内正在调酒的人,然后好整以暇的看着正洙,“你能让那个人主动亲你一下,今天我买单,否则换你。”
“OK。”正洙爽快的答应。
旁边的朋友开始起哄,“正洙要小心啊,这个人可不一般,他很辣的,没准会直接赏你个耳光。”
正洙不在意的笑笑,起身走到吧台前坐下。
“先生想喝点什么?”希澈照例过来招呼。
正洙要了杯Tequila,酒送过来了却不喝,笑着推还给希澈,“送你。”
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希澈勾勾嘴角,“为什么送酒给我?”
“觉得这酒很适合你。”
眼光不错,希澈道了声“谢谢”,接着仰头一口喝下。
正洙凑近他的脸,用拇指抹掉他嘴角上残留的酒液,语气暧昧的说,“你是不是注意我很久了?”
希澈扬起脸笑得狡猾,“是又怎么样?”
“帮我个忙。”
“什么忙?”
“亲我一下。”
希澈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不远处一群正在看好戏的人,了然的笑,“在打赌?”
正洙大方的承认,“没错。若我赢了,他们买单,否则是我。”
希澈耸耸肩,“好处都是你的,我能得到什么?”
正洙满含笑意的说,“你能得到我。”
“划算么?”
“当然。”话音刚落,正洙的嘴就被希澈堵上,不出所料的周围立刻响起一片起哄的口哨声,叫喊声。

两个人一起逃离了众人的视线,走到了酒吧后面的一条昏暗小巷,正洙把希澈压在墙上就吻了起来,直到两个人几乎窒息才舍得松开。
正洙凑到他耳边说,“敢不敢和我在一起,嗯?金希澈。”
希澈笑出声来,“早就把我的名字打听好了?”
“那你敢不敢呢?”
希澈很自然的接话,“这有什么不敢的,朴正洙。”
正洙也笑了起来,“你不也一样。”

希澈知道正洙很有钱,虽然问起他来他总是说自己只是一个小作坊老板的儿子,但其实看他平时花钱没头没脑大手大脚的样子也知道他不是一般的富家子弟。不过他再有钱也和自己没关系,金希澈向来不关心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正洙知道希澈在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是奶奶带大他的。奶奶去世之后,才十几岁的希澈就开始一个在外闯荡。正洙知道希澈的自尊心比谁都强,什么事都不喜欢接受别人的帮助。但他偶尔也会踩到希澈的底线,两个人的性格一样,碰在一起吵架吵得鸡飞狗跳,但最后一般都是正洙去向永远都不会低头的希澈赔礼道歉。

希澈租住的房子到期了,因为那里的环境实在太差,所以准备重新找房子。
和房产中介一起去看房子的时候,正好也有另一个人在看房子,怯怯的站在那里满脸犹豫的神色。
正洙边看房子边嘟哝着,“这种地方怎么住人啊,太小了吧。”
房屋中介立刻说道,“这个价位能找到这样的房子已经很不错啦,这里交通也方便,一个人住的话还是很宽敞的。”
“能不能再便宜点。”希澈问道。
“不行不行,已经是最低价了。”中介立刻摆摆手。
正洙又在一边嘴不停,“希澈我们走吧,都说了我帮你找房子。”
“朴正洙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希澈不满的瞥了他一眼,转而又对着那个一直站在一旁不说话的人说道,“你也想租这里?”
“你租吧,我…我没那么多钱。”那人结结巴巴的说。
希澈建议道,“我的钱也不多,不如我们一起租吧?”
和房东谈好了合租的事情之后,希澈第二天就搬过来了,完全不理会正洙“希澈你怎么可以和别的男人单独住在一起”的哭嚎。

和希澈合租的人叫做李晟敏,安安静静的不多话,手脚很勤快,会做饭,会洗衣服,会收拾房间,让希澈对这个室友很满意。
只是希澈的性格太糟,不知道怎么与人相处,即使很喜欢晟敏也不懂得要如何表达,所以干脆不说不做,反而让晟敏觉得他很冷淡继而有些怕他,后来了解他之后两个人才慢慢亲近起来。
希澈向晟敏介绍正洙的时候说他是一小作坊暴发户的儿子,说不定未来就会成为一代财阀,所以让晟敏叫他财阀哥。
可正洙哥非常不满意这个称呼,说老土又庸俗,还不如叫小开哥,听着都年轻一点。

希澈看到晟敏每天拿着报纸出门找工作又失望而归的样子觉得挺心疼的,于是问正洙,“你们家的小作坊缺不缺人啊?”
正洙回答说,“我去问问。”结果第二天就拿来了一堆各家公司的资料摆在晟敏面前供他挑选,甚至有些职位高到让晟敏目瞪口呆。
晟敏知道自己的文化程度不高,很多事情都做不来,也不懂得自己其实可以靠关系进去,只会傻傻的望着那一堆自己能力所不及的职位叹气。
后来问过正洙有没有简单一些的事情可以做,正洙随口说了句“那做清洁工简不简单啊”让晟敏当了真,最后晟敏选择了去李氏做清洁工,这让希澈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直骂他没出息。
不过晟敏倒是变开心了一些,毕竟有了工作,能赚钱养活自己了。
同住一个屋檐下,自己的秘密迟早会被希澈发现,所以在希澈第一次问他脖子上的疤时,晟敏就将自己的过去告诉了希澈。
大概同是被父母抛弃的同病相怜之感,希澈越发的疼爱起晟敏来,但却笨拙的不知道怎么表达。
看到晟敏总是抱着一把破旧的吉他,希澈就悄悄的买了把新的放在晟敏的房间。等晟敏发现时兴奋地跑来问他的时候,他会装傻的说不是我啊。
或许是爱屋及乌的原因,正洙对晟敏也很好,经常给晟敏买一些东西,也会带他出去玩。
正洙不像希澈那样不善于表达,有时候反倒显得他和晟敏更亲。

他们两个好像丝毫都不介意晟敏这个小电灯泡的存在,反而会经常故意拿他寻开心。
三个人坐在一起,正洙扭头问道,“希澈你敢不敢现在亲我?”
希澈马上毫不在乎的答道,“这有什么不敢的。”说完就吻住正洙,完全不考虑坐在一边脸红得要命的晟敏的心情。
不仅这样,有几次还故意当着晟敏的面边亲边互相抚慰起来,看到晟敏脸红的扔下一句“你们两个流氓”跑出去的时候,两个人就抱在一起哈哈大笑。
在晟敏看来,他们就像是两个疯子一样,是在一起爱的很幸福很快乐的疯子。

疯子最喜欢玩疯狂的游戏。
希澈忘记带家门钥匙,正洙问,“敢不敢把门拆了?”希澈回答说,“这有什么不敢的。”结果这两个疯子哐哐啷啷的把门砸坏了之后给房东赔了不少钱。
在公园的喷泉池边,希澈问,“敢不敢跳下去玩?”正洙回答说,“这有什么不敢的。”结果这两个疯子全身湿漉漉的站在公园管理处被管理员小老头狠批了一顿。
在餐厅里,正洙问,“敢不敢吃霸王餐?”希澈回答说,“这有什么不敢的。”结果这两个疯子手牵手狂奔了两条街之后躲在小巷内大笑。
在纹身店外,希澈问,“敢不敢做这个?”正洙回答说,“这有什么不敢的。”结果这两个疯子在左耳后相同的位置刺上了“PK”两个字母。

希澈趴在床头用小刀细细的在墙上刻着字,嘴边一直挂着孩子一般满足的笑。
正洙躺到他身边,开玩笑的说,“在床头刻上PK,你在外面的野男人问起来你怎么说啊。”
希澈把小刀一扔,特别豪迈答道,“我会跟他讲,让我们在床上一决高下吧!”
闻言,正洙立刻翻身压了上去,“你敢。”
希澈笑着挑挑眉毛,“这有什么不敢的。”
正洙勾起嘴角,“好啊,那我们现在就试试,一决高下,大战三百回合。Let's PK。”
然后这两位无良的哥哥把晟敏又逼去楼下便利店呆了一个晚上。

他们是一样的人,如Tequila一般热烈疯狂的人。
彼此认定对方就是最了解自己的人,所以从不怀疑,相信到底。
疯子很少会去考虑以后,乐在当下的他们知足又快乐。

人们自以为是的认定这就是永远的时候,现实总是会适时的揭开它美丽的面纱,让你清醒过来。

“请问您就是金希澈先生?”这是希澈在被人打晕清醒过来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说话的是一个陌生男人,声音沉稳优雅,只是双眼被人蒙住,看不到对方的长相。
后脑还隐隐作痛,又被人用绳子绑在了椅子上动弹不得,希澈自然没有好态度,“你他妈的是谁啊?”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是想告诉金先生一些事情。不过以这种方式将您请来,是我礼数不周,在此表示歉意。”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听说金先生和我们少爷最近走得很近?”
“什么狗屁少爷!”
“金先生请注意您的言辞。朴氏集团总裁的独子朴正洙,金先生不会没听说过吧。”
希澈愣了一下,没回过神来。
男人轻声笑笑,“看来少爷没有向金先生表明身份啊。不过也对,从小老爷就教育他不要向外张扬自己的身份,毕竟想从朴家得到好处的人太多了。不知金先生得到了多少呢?”男人的声音里面带着从容不迫的戏谑。
见希澈不说话,男人继续说道,“少爷天性爱玩,身边经过的人不少,老爷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不能玩的太过分不是吗。和男人搅在一起大概是因为新鲜感吧,或许新鲜感一过,马上就会换个人也说不定。见好就收的道理金先生应该懂吧。”男人顿了顿,换了一种凌厉的语气,“不管你以前从少爷身上拿了多少钱,我们都不计较。金先生可以向我们开价,想要多少都可以,只是希望金先生能尽快从少爷身边消失,彻底的消失。我想金先生是聪明人,明白我的意思,也明白不这么做的后果。”
绑住身体的绳子被人解开,手里被人塞进一张薄薄的纸片,“空白的支票,金先生请随意。”
那些人的脚步声渐远,希澈坐在椅子上呆滞了一会才揭开蒙住双眼的黑布,一片喧嚣的阳光直逼过来,刺得他睁不开眼睛。
手中的纸片变成一团火,烧灼的手心都痛了。

正洙照例去酒吧找希澈,得知他没来上班,便扔下一群胡朋勾友去了希澈家。
晟敏回了孤儿院,只剩希澈一人在客厅里沉默的抽烟,烟灰缸里烟头的数量把正洙吓得不轻。
“金希澈你他妈不想活啦!”正洙抢过希澈手上的烟狠狠的扔进烟灰缸掐灭。
烟雾缭绕中希澈挑起嘴角笑笑,“招惹上你我是真的不想活了,朴大少爷。”
“你什么意思?”正洙皱起了眉头。
希澈仍旧笑着,“你自己心里清楚不是吗。你们家的小作坊真是小啊,真是小啊。”
正洙愣了一下,低声问道,“你都知道了?”
希澈大声的笑出来,“你这么有钱怎么不告诉我呢,让我把你误会成一个小作坊暴发户的儿子,多掉你的身价啊。大名鼎鼎朴氏集团的继承人,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呢。你怎么不告诉我呢,你是不是怕我向你要钱啊,是不是怕我知道你有钱就缠着你不放啊,是不是啊朴正洙。”
“不是这样的,希澈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正洙上前拉住希澈的胳膊。
希澈用力甩开他,终于爆发出来,“你他妈的要我怎么冷静!我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全是你们家生产的东西,你让我怎么冷静!你他妈的这么有钱让我怎么冷静!说出去我和你在一起不是为了你的钱有谁会信!但是我向你要过一分钱吗,我用过你一分钱吗,你用不着这样防着我吧,那么怕的话干脆就走啊,滚啊混蛋!”
被他误解正洙心里也有些窝火,“你是想怎样?!”
“分手吧,我们分手,你这样身份地位显贵的人,我金希澈高攀不起。”
“金希澈你又在发什么疯啊!”听到这话的正洙彻底火了。
希澈边推他边说,“我没发疯,你滚吧,滚出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滚啊混蛋!”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大吼大叫,正洙的少爷脾气在此刻完全爆发出来,“好啊,我们分手。金希澈你他妈的给我听好了,分手之后别再缠着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我缠着你?!”希澈笑着点头,“对,是我缠着你,真是对不起了!”说完就用力摔上了门。

希澈接晟敏回家的时候被一群人堵在了小巷,两个人抓住晟敏的胳膊,让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希澈被那群人拳打脚踢却无能为力。
那些人下手非常狠,几乎是想废了希澈的手。
看到希澈被打的蜷在地上,一个人捡起地上的酒瓶往希澈头上一敲,“少爷说让你别再缠着他,让你彻底消失,你记好了。”
晟敏抱着全身是血的希澈边哭边打急救电话,泪眼朦胧中居然看到希澈嘴角有诡异的笑意。
让你后悔,原来是这个意思。

希澈以为自己从此就和朴正洙这个人永远的划清了界限,所以在一年后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对方那样颓丧的表情希澈怎么看不出来,可希澈不仅给了他一杯血玛丽,还冷言冷语相待,丝毫不见往日的亲昵。
直到被他突然的吻住,熟悉的双唇贴上来的时候,过往的时光像潮水一般涌来,吞噬了所有抵抗的力气。

汗流浃背的被他抱住,熟悉的姿势让希澈有些抗拒的甩开了他的手,刚才的疯狂好像是一场梦,梦醒了之后,金希澈还是那个冷酷的金希澈。
正洙没有在意,只是趴在床上用手指一点一点抚过刻在床头上的“PK”,又寻到希澈耳后的纹身,“这些都还在。”就像我从未离开过一样。
“但和你没关系了。”希澈的语气里面不带一点感情。
正洙转过脸来,拨开希澈额前的刘海,用指腹揉着他眉角上的疤,“其实你明知道这不是我干的,我怎么可能会舍得伤害你。”
这些都没有意义了。希澈把眼睛闭上,没说话。
“现在愿意听我的解释了?”正洙在希澈身边躺好,“我并不是有意想要瞒你,我只是怕你知道我是谁之后会因为你的自尊心而离开我。那天和你吵架的时候,你那样误会我,我的确是因为太生气而说了不该说的话。从小到大敢对我大吼大叫的人只有你一个而已,你一说分手我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其实那天我下楼之后就后悔了,但我知道你在气头上,什么都听不进去,所以想和以前我们吵架一样,等过几天你气消了再和你道歉的。可我一回家就被软禁起来了,我爸这次是认真的,他要我和你分手,我怎么都不肯。他把我关起来,不让我出门,也不让我联系任何人。我爸认为是你让我鬼迷心窍,是你缠着我不放,所以对你动了手。可我并不知道这件事,那个时候我正被保镖押上飞机。我爸扣下了我的护照,把我关在国外一年,直到我吞安眠药才肯放我回来。找到你之前我见过晟敏一次,看得出来他很恨我,我知道你们都恨我。对不起希澈。”
沉默了很久,希澈才轻声说道,“你还找我干嘛,我们回不去了。”
正洙有些心慌的抱住他,“回得去的,回得去的,相信我。”

那些疯狂满载的岁月好像又重新回来了,但正洙知道很多东西变了就是变了,只是他不愿意承认而已。
比如再也看不到希澈张牙舞爪的笑脸。
比如再也找不回往日的亲密。
比如再也不玩“敢不敢”的游戏。

心里的不安因着希澈一字一句的话变成了现实的裂痕,“我要去纽约。”
“那好啊,我们一起去。”
“我是说我一个人去纽约。”
“为什么?”
希澈脸上的表情是正洙从未看过的认真,“朴正洙,我没想到你是一个这么不负责任的人。你和我不一样,无牵无挂的所以可以任性妄为。你有你当儿子的责任,即使你爸爸对别人再残忍,但他终究还是爱你的。你也知道他最近身体不好,所以去照顾他吧,听他的话去结婚吧。”
“我爸找过你了?”正洙冷下脸问。
“是。”希澈爽快的承认,“他在求我,他说他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他说他全部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你能想象出那个画面吗,那个一直自信满满的出现在财经杂志封面上的人在你面前软弱的溃不成军,朴正洙你能想象吗。他说他管不住你,所以只能来求我。我没有理由和立场去拒绝一个爱你的父亲,所以我输了,我们结束吧。”
“这样就认输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对你来说算什么?”
希澈笑了一下,“人生不只有爱情的,也不是没了你我他,剩下的一个就活不成的。”
“别走好吗?”正洙居然像个孩子一般拉住了希澈的手。
希澈反问,“留下来干嘛呢?”
“难道这里就没有一点让你留恋的东西吗?”
“当然有,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晟敏而已。”
正洙垂下眼睑,平生第一次有了乞求的姿态,“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希澈将手抽了出来,“分手吧,正洙。”
终究是不一样了,若是在一年前面对这样的状况他们大概会不知天高地厚无所畏惧勇敢漂亮的说“敢不敢和我一起私奔,敢不敢和我一起走”。

希澈去了疯子最多的纽约,糟糕的英文水平起初让他生活的很艰难。但没有什么是能真正难倒金希澈的,前几个月窘迫的生活之后,希澈在纽约也照样过的风生水起无拘无束。
正洙回了家,同意了父辈之间像是达成协议般的经济婚姻。婚礼的排场很大,宾客很多,但正洙的表情一直是麻木的,仿佛只是一件被人摆布的玩偶。婚后的生活很平静,正洙的话变少了,人也沉稳了许多。

像这样的人生轨迹渐行渐远,或许这就是他们的结局了。
但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希澈在抬头的瞬间看到正洙正在微笑的脸,那么熟悉真实的表情,好像从未隔开过这么一大段时光一样。

“我离婚了,是她提出来的。她是我见过的最有事业心的女人,她是想做女强人的。她说商场上的战斗游戏很有趣,她想一直玩下去,家庭带给她的温馨远没有成功带来的感受刺激。不过当初她同意嫁过来也只是为了挽救家族企业,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分开了对谁都好。我们有个儿子,在念小学,我爸很宠他,比我小时候有过之而不及。爸爸现在也彻底不管我了,他知道我来纽约找你,但也没有阻止我。可能也是累了吧,这些年来我们过的都很累。”正洙说完这么一大段话之后,停下来握住了希澈的手,“但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以为你已经忘记我了。”
“怎么会。我想你,一直想你。”正洙侧过头,让希澈清楚的看到他耳后的纹身,和以前的不一样了,下面有一排小小的字母,是Forever。
PK Forever。
想起了过去那个Let’s PK的笑话,仿佛就在昨天。希澈弯起了嘴角,“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发给晟敏的电邮,这些年他一直都有转发给我。你做了什么事,吃过什么好吃的,走过哪条路,我都知道。沿着你留下的轨迹,就这么找到了你。”
好你个李晟敏,是在报当年我帮你告白的仇么。希澈挑挑眉毛,“还找我干嘛?”
正洙笑着,像过去每一次那样问道,“金希澈,接下来的以后,你敢不敢和我永远在一起?”
不得不承认,这个游戏对他们来说确实有着非凡的吸引力。
希澈微笑,像过去每一次那样答道,“这有什么不敢的。”

敢不敢承诺永远在一起?
敢不敢发誓永远不分开?

你,敢不敢。

-END-
[2010/12/22 23:57 ] | {若梦} -BL- | 留言(0) | 引用(0)
| 主页 | [132] 角落微光 (第十五 ~ 二十三章) 完结>>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ogether1989.blog126.fc2blog.us/tb.php/142-d8b59426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