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澈赫敏] 流浪地图 (金希澈篇)

-金希澈-

在我们离开烟花市之前,小丑来找我,他有些局促的坐在我对面,半天都不开口。
我明白,他不想走,那些在临行前来找我的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我问他,你不想和我们一起走,对不对,小丑。
他带着一脸歉意点了点头,开口说了声对不起。
我笑了,没什么好对不起的,你已经有了想留下来的理由,我只不过是成全你罢了。
我把属于他的那张卡地给他,并告诉他,你记住,李赫宰是你的名字。
我把他的名字告诉他,意思就是,这个人再也和我没关系了,他生老病死,都与我无关。
对于每一个想留下来不走的人,我都会这样做,给他一笔钱,然后把他原来的名字告诉他。

小丑,哦不,现在应该叫他李赫宰。
李赫宰问我,我能不能叫你一声哥?
我斩钉截铁的说,不能。
可是他还是说了声,谢谢你,哥。
他说完之后就离开了,轻轻的带上了我的房门。
我低头顺着希范的毛,摇了摇头,我要这一声哥干什么,我不需要。
希范趴在我腿上,仰起脸对我叫了一声,我摇摇头对希范说,不,我会走的,流浪的人不会有安息的地方。

我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大人们都说我很奇怪,奇怪到可怕。
不过这些我都不在乎。

我到处流浪,表演,一路上伙伴也渐渐多了起来,我和他们组成了一个马戏团,名叫辛德瑞拉马戏团。
我遇到他的时候,我们马戏团有7个人。

我看到他穿着单薄的衣服躲在墙角瑟瑟发抖,我走过去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怯怯的看着我,说,我叫李赫宰。
我问,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他点了点头,我便带他一同上路。

当然我并不是会收留所有的流浪者,我能感觉到他以后会成为我们马戏团最优秀的小丑。
时间证明了一切,我的眼光不会错。

我懂得一种叫做时间的魔法,它会让他们忘记自己的名字,忘记自己的一切。
我只叫他们的代号,一直叫,慢慢的他们就会忘记自己的名字。
我这样做是因为,等他们离开我的时候,总还会有人填补这个代号的空白,而不是我叫着他们的名字,他们人却不在我身边了。
而我自己,我只让他们叫我金希澈。独一无二的金希澈,没人能代替我。

我大概知道李赫宰想留下来的理由,是那位兔子先生。
因为在李赫宰还是小丑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在舞台上犯下错误。
我是金希澈,我是他的师父,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那时在看什么在想什么。
我罚他不许吃饭不许睡觉,可是我对所有人的惩罚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之后8天的演出里,兔子先生每天都在,他穿不同样子的粉色衣服,可我再也没有请他上台。
可是李赫宰却在自己的表演结束后走下了台,他给兔子先生变出了一朵花。
我抱着手臂站在后台轻轻的笑了,我说的果然没错。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李赫宰会来找我。

最后一天演出结束,我去找剧院老板结帐,却没想到在那里遇到了那位兔子先生。
他好像早就知道我会来,坐在一边似乎等了很久的样子。
剧院老板和我结过账后,他走到我面前,你好,金希澈。
我点头,应了声,恩。
他对我笑,我叫李晟敏。
恩。
你能教我怎样从耳后变出花来吗?他眨着眼睛问我。
我摇摇头说,不能。
他失望的哦了一声,又问道,你们的演出结束了?
恩。
那你们还会在烟花市表演吗?
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其实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去往别的地方,我在对他撒谎。
他点了点头,随即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金希澈,我…
我打断他,我要走了。说完,我便转身离开。
我没有回头看他,他脸上是什么表情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并不讨厌他,他周身都是干净的气息,很少会有人像他这么纯粹。
他干净到让我想逃。

第二天一早,我们并没有和李赫宰告别便启程去向下一个地方。
司机问我,金希澈,我们是去晨安市吗?
我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地图,不,我们去曼蒲市。
司机没问我突然改变路线的原因,他跟我最久,他了解我的脾气。

曼蒲市,也是一个像烟花市一样的小城市。它在烟花市边上,离的距离不算太远。
我们很少去大城市表演,我觉得只有小城市那种缓慢安定的气氛才适合我们的表演。
并且,大城市的人是没有时间来看表演的,即使有,那些浮躁的心跳会搅的我不能安宁。

我们在每个地方都只留15天。
半个月的时间,足够了解这座城市,但还不至于爱上,所以到要离开的时候,也便不会舍不得。
除非,有那些让人留下来的理由,比如说,人。

我让司机去联系曼蒲市的一些小剧院,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间合适的做表演。
司机出门后,我叫来一号,对他说,你记住,小丑就是你的名字。我用的语气,和当年对李赫宰说的时候一模一样。
一号诚惶诚恐的点了点头,他很努力,他站在放在圆筒上的木板,可以同时扔5个球,只比李赫宰差1个。
李赫宰你看,现在就有人代替你了,我一叫小丑,不会没有人答应我。

司机回来告诉我,光明剧院愿意接受我们的演出,场地租借费也很便宜。
我笑笑说,今天休息一天,明天晚上正式演出。
我又自己把海报画好,亲手贴到剧院门口的墙上。

第二天晚上的演出,台下的观众只有寥寥几个,可我一点也不担心,我知道观众会越来越多的。
我喊,小丑,给我放好洗澡水。
小丑隔着很远的距离大声的应了一声,好的。
我突然就愣住了,回过神之后,自己晃了晃脑袋。
希范看着我叫了一声,我不耐烦的冲它吼,够了。

那天晚上,我教小丑一些小魔术。
他学得很慢,我教了他3遍,他才能够笨拙的模仿。
他大概是有些怕我的,所以在我盯着他动作的时候,手有些发抖。
像这样,我是不会教他变花的。
花就是我,笨拙的手是不配拿着我的。

到后面几天,观众一如所料的多了起来。
我表演魔术时,偶尔还是会请穿着粉色衣服的人上台来配合我。
但没有一个人身上的气息像烟花市的那位兔子先生一样干净。
李赫宰也是干净纯粹的人,他一定是去找他了。

我为什么会对烟花市念念不忘?
金希澈,你别忘了,流浪的人是没有安息的地方的。

照例在这里表演了15天,我们要去往下一个城市了。
司机问我,金希澈,我们要去哪?
我看了看地图,沫石市。

依旧,明日启程。
[2009/06/16 12:43 ] | {若梦} -BL- | 留言(0)
<<无耻的瓶颈期 | 主页 | Together 4ever.>>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