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澈赫敏] 流浪地图 (李晟敏篇)
-李晟敏-

我在烟花市长大,我是这座城市里最大工厂老板的小儿子。
我什么都不用管,我有个能干的哥哥,他帮我做所有我不喜欢的事。
所以我便可以含着我最爱的薄荷糖,整日在烟花市逛来逛去。

我在找我的柯伦巴因,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我的柯伦巴因是谁。
但是我觉得我这样一直走一直走的话,就会遇到我的柯伦巴因。
我是皮耶鲁,那个左眼下面有一滴眼泪的皮耶鲁。

烟花市有一个星光剧院,老板林伯伯是我的好朋友。
每次有剧团来他这里演出,如果有趣的话,他就会告诉我,要我来看节目。
所以,他告诉我有一个辛德瑞拉马戏团来他这里演出的时候,我便马上过来了。

我站在星光剧院门口,盯着那一张海报看。
这是一张很特别的海报,和我以前看过的都不一样,它是手工画出来的,很漂亮。
海报的右下角有三个金色的小小的字,金希澈。

我突然感受到了柯伦巴因的气息,我觉得柯伦巴因就在我的身边,近在咫尺。

林伯伯拉住我的手,穿过拥挤的人群,带我进场,他给我留了第一排最好的位置。
他边走边说,原本我以为这个马戏团很没意思,所以没有告诉你,可我昨天看了他们的节目,觉得很有趣,就马上告诉你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浅蓝色玻璃纸包装的薄荷糖,递到林伯伯面前,谢谢伯伯。
林伯伯笑着摆摆手,伯伯牙不好,你自己吃吧。快坐好,演出快开始了。
我乖乖的坐下,剥开糖纸,把薄荷糖扔进了嘴里。

演出开始了,报幕员上来报幕,很奇怪的是,她说,表演者,养猴子的,养鸽子的。
台下的观众哈哈大笑,我也跟着笑,就是嘛,怎么会有人叫这样的名字。
是不是这个马戏团的人都是这样好玩的名字?

直到报幕员说,下一个节目,魔术,表演者,金希澈。
我睁大了眼睛,呼吸跟着窒住。
金希澈,就是那个画海报的人么?

我看到金希澈穿着华丽的外袍,慢慢走到台前来,一束光打下来,正好打在他的身上。
柯伦巴因在这里,我看到了。

我有点不敢看他,我转过脸看向台侧,正好看到了一个化了妆的小丑躲在后面。
这个小丑看到我在看他,便马上扯住幕布躲到更后面去了。
这个小丑,他叫什么名字?

我正在想的时候,我听到金希澈说,请那位穿粉色T恤的先生上台。
我扭头看了看四周,确定他叫的是我,我起身走到台上。
走到他身边。

金希澈给我从一个空空的礼帽里变出了一只小兔子,我喜欢小兔子,我高兴的抱着兔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让我没想到的是,金希澈突然凑过来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
我愣住了,然后笑了。我喜欢他亲我。
金希澈把手伸向我的耳后,打了一声响指,变出了一朵花。
他把花递给我,说,谢谢你,兔子先生。
我拿着花走下台,在观众席的第一排坐好,认真地看金希澈的魔术。

金希澈表演完之后,就是那个小丑的表演了,报幕员说他就叫小丑。
小丑表演的时候在台上摔倒了,其他人都以为他是故意摔倒的,可我知道,他不是。

他摔倒的时候,我看到他左眼下有一滴蓝色的泪。
我的心突然跳得很快,他是皮耶鲁,和我一样的皮耶鲁。

一定很疼吧,皮耶鲁。

我每天都去星光剧院看他们的演出,林伯伯一直给我留着第一排最好的位置。
皮耶鲁再也没有摔倒了,他很厉害,他可以站在放在圆筒上的木板上,同时抛6个红色的球。

林伯伯告诉我,今天是辛德瑞拉马戏团在星光剧院的最后一场演出了。
我坐在台下,仍是第一排的位置,认真地看他们的表演。
皮耶鲁表演完后,在周围的一片惊讶声中走下了台,他走到了我的面前。
他像金希澈一样把手伸到我的耳后,打了个响指,变出了一朵花。
他把花递给我,说,谢谢你,兔子先生。
我接过花,谢谢你,皮耶鲁。
原来皮耶鲁也会这个魔术,我喜欢这个魔术。

我在林伯伯的办公室等金希澈,林伯伯告诉我他今天会来。
我坐在一边看着他和林伯伯结账,他一直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我走到他面前,和他打招呼,我还问他,金希澈,你能教我怎样从耳后变出花来吗?
他摇摇头说,不能。
我有点失望,问他还会在烟花市表演吗?
他犹豫了一下,说不知道。
我想说金希澈,我喜欢你,可我还没说完,他就打断了我,他说,我要走了。
他说完就转身走了,没有回头。
金希澈你不知道,我嘴里的薄荷糖凉的快把我的眼泪呛出来了。

我把金希澈贴在星光剧院门口的海报小心翼翼的揭了下来,当宝贝似的护在怀里。
回到家,我趴在床上盯着那张海报一直看,指尖一点一点划过“金希澈”这三个金色的字。
哥哥推开我的房门,坐到我身边,问我,晟敏,这是什么。
我吸了吸鼻子,仰起脸看他,这是柯伦巴因画的海报,我要好好的保存它。

我在烟花市的各个大小剧院打听,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叫做辛德瑞拉马戏团的要来这里表演?
他们都对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一直找一直找,找了四十一天,我回到星光剧院,看到了皮耶鲁。

我站在远处看着他,我不确定那个是不是皮耶鲁,因为我从没看过皮耶鲁不化妆的样子。
可是当他抬头看向我的时候,我知道,他就是皮耶鲁。
他又给我变了那个从耳后变出一朵花来的魔术,他把花递给我,就转身走开了。

我躺在床上,盯着那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不停的看,最后还是打了过去。
皮耶鲁在的话,金希澈就在,对不对?
我约他见面,他告诉我,他叫李赫宰。他还说,我喜欢你。
我笑着看他,不说话。
他突然问我,你嘴里的糖是什么味道的?
还没等我开口,他就凑过来把我嘴里的糖卷到他的口中,他咂了咂嘴巴,呃,薄荷味的。
我问他,你能教我怎么从耳后变出花来吗?
他牵住我的手,他的手心有津津的汗,他说好,我教你。
我笑了,说谢谢你。
我想,等我学会了,我要变给金希澈看,把他吓一跳。

我和李赫宰天天在一起,他喜欢牵我的手,喜欢抱我,喜欢亲我。
我喜欢看他给我变魔术,喜欢看他眼角的笑纹,喜欢叫他皮耶鲁。
他问我,为什么叫我皮耶鲁,皮耶鲁是谁?
我说,我是皮耶鲁,我觉得你也是。
他不再问,只是凑过来把我嘴里的薄荷糖卷到他口中。

我不问他金希澈在哪里,我要等我学会了变花之后,再去找金希澈。
可是我学得很慢,总是笨手笨脚的,漏洞百出。
皮耶鲁在一边笑我,兔子先生是个笨蛋,总是学不会。
在我被他笑生气了的时候,皮耶鲁会抱抱我,亲亲我的脸颊,说没关系,多练习一下就好了,晟敏加油。

我终于学会了怎么从耳后变出花来的时候,我问皮耶鲁,你知道金希澈在哪里吗?
皮耶鲁愣了一下,接着摇摇头告诉我,我不知道。
我惊讶地大声问他,你们不是在一起的吗,你怎么不知道?
皮耶鲁眼睛里的光淡了下去,他低着头说,金希澈他们早就离开了烟花市,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
我抓住皮耶鲁的手臂说,你带我去找金希澈好不好?
皮耶鲁过了很久才点了点头,随即又抬头问我,你喜不喜欢我?
我抱了抱他,皮耶鲁,你就是我,我喜欢你。
他反手把我扣进怀里,我喜欢你。

那是我和他第一次做 爱,他很温柔,可还是弄疼我了。
我知道他是喜欢我的,他把我当宝贝似的宠爱。

我窝在他的胸口,听他的心跳。
他轻轻叹了口气,接着垂下眼睑对我说,我带你去找金希澈。
我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我回家打包行李,大大的行李箱只装了几件衣服,剩下的地方我都用来装薄荷糖。
哥哥走过来皱着眉问我,晟敏,你要去哪里?
我对他笑,哥,我要去找金希澈。
金希澈是谁?
金希澈是我的柯伦巴因,哥知道么,就是那个会画很漂亮的海报的那个人。
哥哥没说话了,他用手揉着我的头发,眼睛里不知道为什么浮着一层光。
我笑着对他说,哥要帮我保密哦。
哥哥从小就很疼我,他一定会帮我的。

临走前我去了一趟星光剧院,和林伯伯告别。
我说,伯伯,我要去找金希澈了,你不要太想我哦。
林伯伯说,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我冲他笑,不知道会不会回来呢,金希澈去哪我就去哪,我和他一起流浪。

皮耶鲁说,上次金希澈要去的地方好像是晨安市,我们去那里打听一下吧。
我说,好,我们就去晨安市。

坐上汽车的时候,我趴在车窗上对这个城市挥了挥手。
我说,再见,烟花市。
[2009/07/12 19:08 ] | {若梦} -BL- | 留言(1) | 引用(0)
<<自作自受 | 主页 | Reset>>
留言
嗷,来增加人气
然后文内容的回复,我贴阁子= =^
[2009/07/12 23:31] | URL | 小米 #-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ogether1989.blog126.fc2blog.us/tb.php/47-3a025979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