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一年零七个月 (共三节,完结)


[赵奎贤]
一年零七个月的寻找与想念。

那个背影突兀的闯入我的视线,心脏跟着就漏跳了一拍。
是你吧,我知道一定是你,因为我绝对不会把你看错。
可是我喊你的名,你却没有回头。

我急急的跑上前,拉住了你的胳膊。
你回头,稀薄的阳光照在你干净的脸上,你的眼神明亮平静。

“晟敏。”我唤你的名。
我以为你会不知所措,慌张的语无伦次,可是你只是很轻的笑了一下,“是你啊。”
语气平淡让我恍惚了一下。

Yan从后面跑过来,挽住了我的胳膊,“哥,怎么了?”
我颓然放开我的手,“没事。”
“哥,他是……”
“他是…是…”我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定义你的身份。
“我是他以前的朋友。”你带着笑,从容不迫的回答了这个让我有些局促的问题。

以前的朋友,这样的措词让你和我之间,像相隔了一个世纪般遥远。

咖啡厅。
你坐在我的对面,不紧不慢的喝着咖啡。

拿铁,我帮你点的,你喜欢它的奶香。
当我对Waiter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我看到你有一瞬间的闪神。
你嘴巴张了张,但是,什么都没说。

我盯着你的眉眼,你躲我的眼神。

你瘦了,比以前还瘦。现在如果抱着你,你那些有棱角的骨骼会不会把我硌的更疼?
过去脸颊上常飘着的一抹红晕也不见了,现在的你,脸色苍白的像个瓷娃娃。
长长的睫毛下面,藏着的那双眼睛还是大的惊人,但眼底的疲累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你,过的不好吗?心底掠过一抹心疼。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啊?”坐在我身边的Yan划破了沉默。
“哦,我还没介绍自己呢。你好,我叫李晟敏。”你开口。
“你好,我是奎贤哥的未婚妻。”Yan开心的和你打着招呼。
“未婚妻?那应该叫你赵太太咯。”你打趣道。
Yan脸上泛起红晕,“叫什么赵太太呀,都叫老了。你叫我Yan吧,奎贤哥也是这样叫我的。”
“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呢?”
“下个礼拜。”
“哦,那恭喜你们咯,呵呵。”
“晟敏哥,我们的婚礼你会来吗?”
“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去。”你的脸上始终带着浅淡的笑。

我一直看着你,希望从你脸上看出一些不一样的神情。
可是你的眼神一直那么平静,平静的让我有些生气。
李晟敏,你走了这么久,有没有想过我?
你知不知道我想你想了整整一年零七个月?!

你看了看手表,带上抱歉的笑,“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起身,离开座位,从我身边走过。

我有些唐突的抓住了你的手,你停下脚步,回头看我。
“晟敏。”有无数的话想对你说,可话到嘴边,却只剩下你的名字。
“好好照顾自己。”你挣脱开我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你那毫不留恋的背影灼灼的烧伤了我的眼睛。

我们,终究是不一样了。

曾经有一晚你躺在我的怀里,一脸认真的说,“奎贤啊,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不要去找我。因为如果我离开,就是真的想离开。”
我有些恼了,转身把你压在身下狠狠的惩罚了一番。
我贴上你满是汗水的耳朵,“李晟敏,你听好了,没有这个如果,你不许离开我。听到没?!!”
你用你绵软的声音回答我,你说,“好,不离开,不离开。”

你是这么答应我的吧,可是你后来还是走了。
在一年零七个月前,你留下一张字条,然后不声不响的就从我身边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张字条皱巴巴的,字迹有些模糊,上面有一行小字,“赵奎贤,我不爱你了。我走了,别来找我。”

你离开了,理由是不爱我了。
我明白你的倔强,所以拼命的告诉自己,你既然要走,就绝对不会让我找到。
我不找你,听你的话,不找你。

但是,心好像不受我的控制,它一直不停的在找你。
它傻傻的以为,你其实一直就在我身边的某个我看不见的地方。
于是它在汹涌的人群里,找你的痕迹。
在慌乱的心跳里,找你的呼吸。
在跳动的世界里,找你的频率。
一直找,一直找。

和寻找一起,不曾停下的,还有想念。
我想念你那能让整个世界都跟着春暖花开的笑,想念你软软糯糯喊我名字的声音,想念你身上永远都浮着的那层甜甜的水果香,想念你被我吻的喘不过气时不得不求饶的窘迫模样。

我们的家,属于我们两个的家,你还记得吗?你有没有再去过?
我经常会去呢,一个人呆在那里,静静的想你。

这个相框,是你选的。粉红色的,你喜欢的颜色。
相框里的我们,笑的很甜。
阳光在我们柔软的头发上跳跃,晕开了一圈耀眼的光。
我记得你曾经指着这张照片里的我说,赵奎贤,你笑的好傻。
我把手伸到你的腰间,挠你痒痒。
你咯咯的笑,拉着我一起滚进了沙发。

沙发?对了,这个沙发靠垫也是你选的,依然是你钟爱的粉红。
你对沙发靠垫有一种抹不去的情结,你说抱着它的时候,会很有安全感。
你常抱着它窝在沙发里,你抱着它的时间比抱我的时间还长。
我气呼呼的坐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就会笑的连眼角都溅出泪花。
你说,你怎么连这个醋都吃啊。
然后我会把你抱在怀里,苦着脸对你说,比起我,你好像更爱它啊,这是不可以的。

每次抱你的时候,我都会把你抱的很紧,紧到能够感受到你的心跳。
我喜欢把你抱的紧紧的,很有安全感。
而你,总是皱着眉抱怨,哎呀赵奎贤,你想弄死我啊。

你问我,奎贤啊,我们可以在一起的吧?
我捏捏你的鼻子,傻瓜,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你脸上的笑僵了一下,然后又恢复到往日的神采。
后来,我发现我只要一说“永远”两个字,你的表情就会变的不太自然。
或许,是我多心了。

我想念那些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我把它们放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回味。
脑子里存着这些回忆,每天拿出来晒一晒,我就不觉得寂寞的可怕。

那你呢,你有没有想我?
我没在你的身边,你过着怎样的生活?
有没有生病?有没有难过?有没有流泪?有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
这么一大段的日子,你都不让我陪你了。

始终无法释怀的是,你不爱我了。
你说的,赵奎贤,我不爱你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家里为我安排好了婚事,我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你走的干脆,放的潇洒。
我也想像你一样。

在一年零七个月的寻找与想念里,我在爱你。





[Yan]
一年零七个月的等待与付出。

你眼里的那个人,是李晟敏吧,因为我从未见过你像现在一样的眼神。
你喊他的名字,上前拉住他,你们对望。

我害怕你们之间的眼波流转,我开始感到不安,于是急急的跑上前,挽住了你的胳膊。
我问你,“哥,他是……”我想知道现在他对你来说是什么。
你结结巴巴,半天都没有给我答案。
“我是他以前的朋友。”他回答的倒是爽快。
然后我看到你的眼底掠过一丝无奈和感伤。

在咖啡厅,你熟捻的为他点了拿铁,那么的自然。
然后你就一直看着他,你满眼的温柔疼惜快要把我逼疯。
于是我划破沉默,拉回你的视线。

我告诉他,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们下个礼拜要结婚了,我还邀请他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我做这一切,只是为了告诉他,你是我的,不再属于他。
最后,他的落荒而逃,标志着我的胜利。

我爱你,谁都不会比我更爱你。

我们一起长大。我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喜欢你。
你对我永远那么好。
开心的时候,你陪着我一起开心。不开心的时候,你逗我开心。
我被人欺负了,你总是第一个站出来为我出头。
有时候,跟你赌气,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都不理。你会拿出备用钥匙打开我的门,塞给我一大堆好吃的,然后在我埋头吃东西时摸着我的头叹气。

你说,你其实就是个小孩子,给点吃的就可以把你逗开心了。
你说这话的语气总是那么的无可奈何,还透着一些对我的宠溺。

我以为,我可以一直在你身边,等我长大了,我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你的新娘。
可是爸妈要送我去英国念书,我怎么反抗都没有用。
三年啊,一走就是三年,我怎么舍得离开你三年?!!

我站在候机大厅,手里捏着机票,抱着你哭。
你轻抚我的背,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想家的时候可以回来嘛。
但是,我却哭的更凶了,眼泪打湿了你的半边肩膀。

登机的时间快到了,爸妈催促我快走。
我问你,哥,你等我回来好不好。
你微笑看我,伸手抹掉我脸上的泪,好了,快进去吧,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三年后我回来,我们真的不一样了。
你听你妈妈的话,答应她好好的陪我几天。
可是你总是心不在焉的,常常一个人走神,发呆,然后笑意就爬上了你的眼角眉梢。
我不明白你这是怎么了。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你抱着电话,笑的一脸幸福的样子。
我听到你说,晟敏啊,我很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李晟敏,你要是敢不想我,你就死定了!!
我过两天一定去看你,你要乖乖的。
不许挂电话,你还没亲我呢。
还是我的晟敏最好。亲爱的,拜拜,我爱你。

我僵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有爱人了,但那个人不是我。
你怎么可以爱上别人,怎么可以?!!

我没办法接受,我只不过离开了三年,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像以前一样了?!!
那个晟敏爱你吗?他有多爱你?会不会比我更爱你?

我让我母亲去找他,让他离开你。
母亲回来之后告诉我,他答应离开你,并且,他收下了那张支票。

我以为他会像电视剧里一样,微笑着接过那张后面满是零的支票,一点一点撕碎,然后狠狠的扔在桌上。
可是他收下了,他还说了一声“谢谢”。

赵奎贤,我说过,谁都不会比我更爱你。
他也一样,他不配爱你。

他遵守诺言,离开你了,你把自己灌醉。
你整夜的呆在酒吧里喝着酒,我在旁边一直陪着你。
哥。我喊。
他不爱我了,他说他不爱我了…你喃喃的说道。
…哥。我不知该说什么。
他怎么就不爱我了…你说,为什么?…
哥,我爱你,真的爱你。我看着你的眼睛。
你愣了一下,许久才吐出一句话,我只把你当妹妹。
你能不能爱我?
你轻轻的笑了,指着自己的左胸,好像不行啊,我这里面已经满满的是另一个人了。
没关系,我可以等,等你忘掉那个人。
你没有再说话了,只是一个劲的往嘴里灌着酒。

于是,我开始等。
一大段一大段的时间都过去了,我不在乎在这个时间上再加上一个个位数,甚至是十位数。
我不在乎。

我时常陪在你身边,即使你总是沉默着出神,我还是愿意呆在你身边。
因为,那是你身边。
但有时候你就突然不见了,消失一整天,我怎么都找不到你。
我想,你还是在想念他吧。
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我愿意等。

我们两边的大人们开始讨论我们的婚事了。
在他们看来,我们是一对恋人。

可是你不同意。我知道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都不理。
我不停的喝着酒,把自己灌醉。
我拼命的想哭,可是哭不出泪滴。
最后,你还是来了,像以前一样,用备用钥匙打开门,然后揉着我的头发叹气。

我扔掉酒瓶,抱着你大哭。
我双手用力的捶着你厚实的背,边哭边对你吼,你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为什么不爱我?!!
你不说话,也不躲,任由我的拳头不分轻重的落在你身上。

哭累了,我趴在你肩头小声的呜咽。
我们结婚吧。你小声的说。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把你抱的更紧。

一年零七个月之后,你的拥抱终于变的真实。
不辛苦,真的一点都不辛苦。
你愿意爱我了,我们能在一起了。

在一年零七个月的等待与付出里,我在爱你。





[李晟敏]
一年零七个月的忘却与沉淀。

刚转过这个街口,你的身影蓦地就闯入了我毫无防备的眼睛。
我心里一惊,下意识的就转过身去,背对着你。

“晟敏。”还是被你发现了吗?你在叫我。
我却没有勇气回头,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往前走。
感觉到了你的目光灼灼的落在我身上,我紧张的几乎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心跳。

你跑过来,嗒嗒的脚步声落进我的耳朵,你上前,拉住了我的胳膊。
“晟敏。”你喊我的名。
我回头看你,炯炯的双眼,英气的剑眉,削瘦的脸颊,一如往昔的面容。
我极力掩饰住自己的慌张,对你笑了一下,“是你啊。”

一个女生从后面跑了上来,挽住了你的胳膊。
她问你,“哥,他是…”
“他是…是…”你有些手足无措,半天答不上来。
我对你们笑了一下,“我是他以前的朋友。”
以前的朋友,我现在只能这样定义自己的身份了。

咖啡厅,你为我点了拿铁,我以前喜欢的味道。
我有一瞬间的失神,我没想到,你还记得。
我想说我现在改喝曼特宁了,可话到嘴边,我还是把它咽了回去。
拿铁的奶香,我快不记得了,我有一年零七个月没有尝过了。

原来很多味道,是要有那个人陪着,才能够尝的出的。

你的目光定定的落在我身上,我努力的躲着你的眼神。
和你一起的那个女生缓和了我们之间的尴尬。
她说她是你的未婚妻,她说你们下个礼拜就要结婚了,她还说,晟敏哥,我们的婚礼你会来吗?
我敷衍道,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去。

在这期间,我没敢看你的脸。我怕我的眼睛触上你的视线之后,我的心虚会被你发现。
我努力的装作风平浪静,不断的告诉自己,李晟敏,保持微笑。

咖啡厅里的冷气似乎开的太足了,有些冷。
我对你们说,“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起身离开座位,经过你身边时,你突然抓住了我的手。
熟悉的温度,熟悉的触感,熟悉的掌纹。
“晟敏。”你的声音很轻。
“好好照顾自己。”我挣脱开你的手,慌张的逃开。

已经沉入心底的情愫,在遇上你之后,又掀起了波澜。
赵奎贤,这一年零七个月,你过的好吗?
对了,你的未婚妻很漂亮呢。
这才是真正的属于你的生活。

我知道你是真的爱我,可是,像我们这样的,是不可能一辈子在一起的。
所以,我从不对你说“永远”两个字。
所以,我会对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不要去找我。因为如果我离开,就是真的想离开。

当那个高贵的妇人找到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离开的时候到了。
“请你离开赵奎贤。”她开门见山。
“请问,您是……”我想,她是你母亲吧。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是希望你可以离开他。他将来是要继承家族企业的。你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并且,你们在一起,是不可能受到祝福的。”

你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
只这一句,我就看清了我和你之间无法跨越的距离。

我看着她,“好,我答应。”
我的反应让她吃惊不小,迅速整理好情绪之后,把一张支票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笑了,“分手费么?”
“你可以这样理解。”
我把背脊挺的笔直,接过支票,“谢谢。”

我需要这笔钱,真的很需要。
半个月前,我妈妈被查出患有胃癌。近半个月的治疗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
下个礼拜,要做一次大手术。有了这笔钱,手术才可以进行。
妈妈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我必须医好她。
只是这些,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

我流着泪给你写纸条,泪水掉在纸上,晕开了墨水,字迹变的有些模糊。
我把纸条留在了我们的家,在那张纸条上,我撒了这一辈子最大的谎。
我说,赵奎贤,我不爱你了。

离开之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家。
那里的一切都那么美好,我怕我会舍不得。
既然要走,就洒脱一些吧,绝对不要回头。

我试着把你从心里抹去,忘的干干净净,可是我总是做不到。

妈妈离开我的那天,我哭了好久,害怕的蜷着身子,抱着双腿的时候,我想像你会心疼的把我抱在怀里,安慰我说,你以后还有我啊。
有一次在街上把钱包弄丢了,我不得不走路回家,走到两只脚像灌了铅一样再也抬不起来的时候,我想像你会怒气冲冲的骂我一句笨蛋,然后走到我面前转身弯下腰,接着会温柔的说,快上来,我背你。
生病了,发高烧觉得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我想像你会满头大汗的在我身边转来转去,端水送药,在我病好之后,你一定会很认真的警告我,李晟敏,你要是再不好好照顾自己,你就死定了。
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割伤了食指,我想像你会小心的帮我弄干净伤口,给我贴上OK绷,然后把我推出厨房,皱着眉头无可奈何的叹气,你怎么总是这么不小心,你这个迷糊蛋,我来做饭。
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裹上再多的被子,也还是觉得冷的时候,我想像你会抱着我,用你的脸轻轻的蹭着我的,你会说我们晟敏好香啊。

但是,我遇上这些情况的时候,你都不在。

所以,我只能继续蜷着身子,抱着双腿,一个人从白天坐到晚上,再从晚上坐到天亮。
所以,我只能一瘸一拐的慢慢走回家,打开家门之后,直接躺在地上动也不想动。
所以,我只能自己找来退烧药,就着凉水喝下去,然后躺在床上,不停的做梦,不停的做全是你的梦。
所以,我只能自己把OK绷贴上,继续做饭切菜,任由水把手指头泡的泛白。
所以,我只能一个人抱着被子睡觉,莫名其妙的睡着睡着突然就哭醒过来,然后发现枕头湿了一半。

在这一年零七个月里,我过了两个生日,两个你不在的生日。

第一个生日,我陪在妈妈的病床前。
一直昏睡的妈妈在那天醒了一会儿,她对我说,敏敏,生日快乐。声音很轻。
我对她笑,笑的一脸泪光。
那一年的生日,我许了两个愿望。
我希望妈妈可以好起来,我希望你可以幸福。

第二个生日,妈妈已经不在了。
我给自己买了一个很漂亮的草莓蛋糕,我点上蜡烛,拍着手给自己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眼泪砸落在手臂上,冰凉的触感让我好想念你温暖的怀抱。
那一年,我只许了一个愿望,我希望你永远幸福快乐。

时间过了这么久,也渐渐的习惯了一个人的身影。
只是想到你的时候,心还是会刺痛一下。

我想你,很想你。

在一年零七个月的忘却与沉淀里,我在爱你。

END.


------------------------------------------------------------------------------

很早写的,送给哈哈姐姐的文。

是自己很喜欢的一个故事,这大概是我的王道观
后妈苗头显露。
过程很顺利,写的很舒服
写李晟敏篇时狠狠的哭过,我是一个没什么出息的作者
慢慢成长起来,其实可以更冷静的。

以上。
[2009/08/21 16:41 ] | {若梦} -BL- | 留言(0) | 引用(0)
<<聚会 | 主页 | 结婚,-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ogether1989.blog126.fc2blog.us/tb.php/81-9337d8fd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