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特] 云烟已过 (《Together》番外)
下班高峰期堵车是在所难免的事,李特着急的把车停好的时候,抬手看了看手表,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太晚。
走到幼稚园门口,已经陆陆续续的有一批又一批的家长领着自己的孩子出来了。
李特加快了脚步,走进了幼稚园里。

找到女儿的班级,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女儿清甜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了,“爸爸。”
李特笑着蹲下来,展开双臂,女儿便一路小跑扑进他怀里。李特亲亲女儿的小脸,“小妍等着急了吗?”
女儿很懂事的说,“没有,小妍知道爸爸会来,小妍等爸爸。”
“今天在幼稚园乖不乖?”
女儿点点头,“小妍很乖的。”
李特满意的笑,对女儿说,“来,小妍和老师说再见了。”
女儿对着老师挥挥小手,“老师再见。”
女老师跟着点了点头,笑着说,“嗯,再见。”
李特把女儿背着的小书包拿了下来,接着牵着女儿的小手,慢慢从幼稚园走了出来。

“爸爸,今天老师教我们唱歌,老师说小妍唱的好,就奖给小妍小红花。”女儿一脸得意的表情,脑袋上的小辫子随着行走的节奏一晃一晃的。
李特低头看她,笑着问,“是吗?那小妍想要什么奖励?”
女儿想了想,然后歪着小脑袋说,“爸爸和妈咪带小妍去游乐园,小妍好久都没有去了。”
“好。”李特看着女儿点点头,抬起头来准备继续走路的时候,眼睛不经意瞟到不远处的那个人影时,笑容霎时僵在了脸上。

是英云。
他像一座雕塑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李特,脸上没有表情,看不出情绪。
有多久没见他了?记不清了。
可是还会记得他温柔的模样,怀抱的温度,手心的掌纹。
还会记得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好像月牙,记得他的手掌比自己的大半个指节,记得他膝盖上有小时候摔跤留下的疤。
在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之后,一切与之有关的记忆又开始风起云涌。

看到李特停下了脚步在发呆,女儿用力拉了一下李特的手,问道,“爸爸怎么了?”
“哦,爸爸没事。”李特整理好表情,把错愕的表情藏好,让自己冷静的看着英云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走到他面前。

那么近,半米都不到的距离。
可是心却觉得离了好远,在那些记不起多长的日子里面,一点一点的被推离的好远。

沉默了有几秒,互相看着对方,都不说话。
英云抿了抿唇,“好久不见。”声调平平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李特呆呆的点点头,“嗯。”
英云看了一眼李特牵着的小女孩,问道,“这是,你的女儿?”
“嗯。”李特低下头对女儿说,“小妍,叫叔叔。”
女儿马上乖巧的叫道,“叔叔好。”
英云笑着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真乖。你几岁了?”
女儿比出四根手指,“小妍4岁了。”
英云接着问,“你妈妈呢?”
“妈咪在家里照顾弟弟,弟弟很小呢。”女儿一副很懂事的样子
英云抬起头来看着李特,笑了一下,“你的女儿很可爱,长得像你。”
那样温柔的眉眼和笑容,让李特觉得心慌,他急急的躲开英云的眼神,“我要去那边拿车。”

李特把车开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公园里面。
他把放在后座的巧克力派拿了过来,放到女儿手里,“小妍先乖乖的呆在车里,爸爸和叔叔有话要说,出去一下,马上就来。”
“好。”女儿很听话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起下了车,英云跟在李特后面走到了一边。

是李特先开了口,“…你,怎么来了。”
英云毫不避讳的直视着李特的眼睛,“想来看看你。”
“你想看什么?”
“看你过得好不好。”英云顿了一下,然后笑了,“不过,你看上去过得很好。”
李特看着他,不知该怎么安置自己的表情,也不知自己现在还能不能以朋友的身份问他一句“那你呢,过得好不好”。
看着李特沉默不语的样子,英云扯开嘴角苦笑了一下,然后突然伸手抱住了李特,很紧很紧那种,像是要把怀里的人嵌进自己身体一般。
熟悉的气息笼罩着李特,让他恍惚间想起了以前在一起的那些时光。李特愣了一下,随即马上挣扎了起来,“放开,不要这样,我女儿会看到的。”
是啊,现在这样的状况不容许他怀念从前,他们都不一样了。
英云把脸埋进李特的颈窝,鼻息之间全是李特的味道,让他更不想放手了,他轻轻的说了一句,“我要结婚了。”
感觉到怀里的人僵住了,英云接着说,“所以,别动,我只想抱抱你,别动。”
英云的语气把李特安抚了下来,李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抱着。

沉默了一阵,李特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道,“结婚,很好啊。”
“好吗?”
“当然好。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这样不好吗?”
“你过的好吗?”
“如你所见,我很好。我希望你也能开始新的生活。”
英云抿紧了嘴唇,没说话。
李特轻声请求道,“放开我吧,我女儿会看到,这样不好。”
英云轻轻的放开了李特。
李特向后退了一小步,脸上都是诚挚的表情,“祝你幸福。”
英云应道,“好。”
“我要回去了,我女儿在等我。”
英云点点头,“嗯。”

李特转身,第三步落下的时候,英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真的好狠心。都不问问我这些年过的好不好,不问问我爱不爱那个女人,不问问我还爱不爱你。”
李特在原地站定,没有回头,“那么,你过得好吗?”
真的这样问了,却不知该如何回答,英云也不知道这些年那么多的日子自己过得好不好。
没听到英云的回答,李特接着问,“那么,那个女人对你好吗?”
“…她对我很好。”
“那么,你爱那个女人吗?”
“…我不知道。”
李特轻笑了一下,“没关系,你以后会知道的。因为习惯也好,因为陪伴也好,都会爱上的。”
英云站在李特身后,看着他因逆光而倾泻下来的影子,沉默着不说话。
他在等,等那最后一个问题。
可是李特说,“我要走了,再见。”
那么,“再见。”

虽然早就知道抵达不了永远,但真正各自分别的时候却还是会痛。
不是用匕首硬生生捅进身体里的那种痛,而是用小刀慢慢划开心脏,深刻而缓慢的那种痛。

李特认识英云的时候,大概是英云处于人生最低潮的时候。
那时候英云刚和他的漂亮模特女友分手,准确的说应该是被甩,那个女人明明白白的说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他的钱,而现在她找到一个更有钱的男人,说良禽择木而栖是人之常情。
虽然英云也没动真感情,但被人这样抛弃,还是会不爽的。
失恋之后,又接着把一个重要的合约谈崩了,在"Together"咖啡厅内,英云火爆的脾气把对方气的拂袖而去。
与此同时,也把在一边的晟敏吓得不轻,呜呜直哭。
李特一边哄着晟敏,一边看着英云摔了一个杯子。
被杯子摔碎的声音吓到的晟敏,躲在李特怀里哭的更厉害了。

把晟敏带离开,交给服务员帮忙照看着,李特朝英云走了过去,二话不说便要请他离开。
英云坐在椅子上狠狠的抽着烟,看到李特走过来,没想到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先生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第一次遇到店家把客人赶走的情况,英云沉下脸看着李特。
英云的助理坐在一边,看到英云黑了脸,更是缩手缩脚的,完全一副大气都不敢出的模样。
李特还是冷着脸说,“先生请你离开。”
“如果我说不呢?”英云的脾气也上来了,挑衅的看着李特说。
“那先生你不自己离开的话,我会让人请你离开,先生你选哪一种?”李特的脸色也很难看。
最后英云勾起嘴角笑了一下,接着拍了拍衣服上的烟灰,站起身来转身走了。
英云的助理一边给李特道歉、付账,一边忙着整理散落了一桌的文件。

就这样算是认识了。
李特后来对英云说,“你那时候的样子,真的很让人讨厌。”
英云笑笑,“那么那时候的你,身上真的有种吸引我的魅力。”

虽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很不愉快,但后来英云常常来"Together",见面的次数多了,两个人也便渐渐熟悉了起来。
英云是个很风趣的人,到后来李特对英云的印象也没第一次那么糟糕了。

熟悉了之后,英云常常邀李特一起吃饭,李特每次都会带着晟敏一起。
偶尔晚上还会去酒吧,但当然都是要等晟敏睡着了李特才会出来,并且呆的时间也不会太长,李特怕晟敏会醒。

有一次喝到微醺的时候,英云问李特,“你现在有伴吗?”
“前不久刚分手。”
“为什么?”
“她说让我把晟敏送走,呵,这个疯女人。”李特笑着说。
“和男人交往过吗?”英云脸上交错着光影,让人看得不真切。
李特摇摇头,“没有。”
“那么,”英云顿了顿,“想不想和我试试?”
李特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不想。”
“为什么?”
“我没这方面的兴趣,我不是Gay。”
“我也不是,我只是觉得我挺喜欢你的。”
“为什么喜欢我?”
“不知道。或许是你有一种让我能觉得安心的力量。”
李特笑笑,接着说道,“你能接受我永远都只会把晟敏放在第一位吗?”
“那要试试才知道。”
“不用试了,我知道你会是怎样的答案。”
英云的第一次告白就这样失败了。
不过之前像开玩笑一样说着的话,英云却真的认真了,他开始认认真真的对李特好。

李特不是对他没有感觉,只是明知道他们不可能会在一起,也便把这些感觉刻意忽略了。
李特后来被他缠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把他和晟敏小时候的事告诉了英云。
他是想让英云知难而退的,李特对他说,“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弃晟敏的,所以请你放弃我吧。”。
可是英云听完故事后愣了半晌,然后握住李特的手说,“以后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我们一起照顾他一辈子。”
说不感动是假的,他们都是成熟的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不会拖泥带水的浪费时间,所以便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只是那个时候,晟敏还是很害怕英云的。
晟敏别的地方可能不如别人,但在记人方面倒是很厉害,所以在晟敏的小脑袋里,英云一直就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种很凶的样子。
即使是现在也经常在一起了,可晟敏还是很害怕他的。
李特想了很多办法来让晟敏接受英云的存在,而英云也想尽办法讨好晟敏。英云明白,若是晟敏不肯接受他,那么李特是不会和他继续在一起的。
好在晟敏这个单纯的小孩子还是比较好哄的,英云用一些小玩意就收买了他。
虽然晟敏开始还是会对英云有些心理上的防备,可到后来也竟然能在英云怀里安心的睡觉了。

和英云交往了一年之后,李特也想稳定下来,于是便买了一套房子,装修过后等了几个月,他和晟敏就搬了进去。
英云是他们家的常客,经常是呆着呆着就不回自己家了。
英云上面有两个哥哥,父亲旗下的大公司现在都是由英云的哥哥管理,英云只负责一些小公司的业务。
李特刚认识英云的时候,他才刚接手公司,现在公司的发展很平稳,英云的工作还算是轻松的。

英云下班之后就会去"Together",李特便会带着晟敏出来,然后三个人一起去吃晚饭。
晚饭一般都是在外面解决,偶尔英云也会露一小手,做饭给他们吃。
吃过晚饭,三个人一起挤在沙发上看电视。
每次晟敏都闹着要坐在中间,英云当然不肯让晟敏这个小电灯泡打扰自己和李特,所以总要和晟敏争好久。
晟敏说不过英云的时候,就向李特撒娇,扁着嘴委屈的说英云哥哥欺负他,然后李特就会顺着晟敏的意思让他坐中间。
胜利了之后,晟敏就会使坏的朝英云吐着小舌头,扮鬼脸。
李特看着英云纠结的脸也只能无奈的笑笑,然后在晟敏身后缠上英云的手指。
英云有时候会开玩笑的说,“你说晟敏像不像我们的孩子?我们这样像不像幸福的一家三口?”
李特擂他一拳,笑笑说,“别胡说八道。”
不过英云对晟敏很好那倒也是真的,和李特在一起后火爆的脾气改了不少。
除了经常逗晟敏玩,现在也能够接替李特的工作,很有耐心的哄着晟敏这个小孩子睡觉。
当然也只有小孩子睡着了,他们才能关上房门做一些大人的事。

记得有一次他们忘了锁门,晟敏站在外面敲了好几下下门都没有反应,就直接开门走了进来。
英云和李特看到晟敏突然出现都愣住了,还好英云反应快抓过一边的被子把两个人都盖住了。
好在晟敏刚睡醒,迷迷糊糊的,没察觉到什么。
李特尴尬的笑,“敏敏怎么醒了?”
晟敏抱着兔子揉了揉眼睛,撅着嘴巴说,“敏敏做梦了,敏敏叫哥哥,哥哥都不来。”
“哦,哥没听见。”李特顺手用力掐了一下还在他身体里动的英云的手臂。
英云疼的呲牙咧嘴,“…诶,痛。”
“哥哥在干什么呢?”晟敏睁着好奇的大眼睛。
“没…没干什么啊,哥在睡觉啊,呵呵。”李特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正常一些。
“喔,那敏敏也要和哥哥睡。”正说着晟敏就走了过来。
李特着急的说,“敏敏等一下,哥的床很小的,已经睡了英云哥哥啊,敏敏睡觉觉的时候摔下去了怎么办?敏敏会痛的对不对?敏敏乖乖回自己房间睡觉。”
“不要,敏敏要和哥哥睡嘛,敏敏做梦,哥哥都不在。”晟敏的语气委屈的很。
李特心软了,“好好好,敏敏先回自己房间,哥马上就来好不好?”
“嗯。”晟敏点点头,满意的抱着兔子就出去了。
最后的结果是李特到晟敏房间睡,英云憋屈的一个人在李特的床上辗转难眠。
从这件事得出的教训是,做 爱做的事的时候,一定要记得锁好门。
而对于晟敏这个瓦数很高小电灯泡,英云总是有些无可奈何,但倒也乐在其中。

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很愉快的,除了李特每半年要回一次家外,不过对于这件事,英云也不好抱怨什么。
每次李特回家的时候,都要嘱咐英云一番,英云笑着说他像个唠叨的小媳妇。
和李特约定好了不要经常打电话给他,英云也就乖乖照办。
李特不在的日子让英云很不习惯,还好每次李特都能够按时回来,不让他多受煎熬。

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年,李特准备再开一家分店。
给新店选址的时候,晟敏对街边的一家玩偶店很喜欢,正好此店正要转让,李特便接手了,稍微装修过后,和新的分店一起开张营业了。
两家店离得很近,因为新开张的原因,李特每天都会带着晟敏过来看看,后来看晟敏实在是喜欢玩偶店,便常常待在那里了。

晟敏小球弄丢了的那天,晟敏哭的停不下来,李特也劝不好,最后还是英云哄着他睡着了。
李特坐在客厅地板上发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英云安慰他说,“没关系,我想办法找一个一模一样的来。”
而后的几天,英云就一个个儿童玩具店的找,可还是找不到。
晟敏就这样连着哭了好几天,眼睛都哭肿了,直到奎贤的出现。

之后大半年的时间里,晟敏都由奎贤照顾着,李特便轻松了不少,和英云在一起的时间也变多了。
英云也终于能够带着李特去国外玩了,他自然是很高兴的。
虽然李特对晟敏的担心也从未消失过,但英云也觉得现在已经很好了。

圣诞节过后,照例李特就要开始准备回家了。
谁也没想到晟敏会突然发病,在晟敏住院期间,李特几乎和外界断了一切的联系。
不是不知道英云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来,只是不敢听他的声音,怕自己强撑起来的坚强会倒塌。
手机收件箱里满满的都是英云的短信,语音信箱也是,李特不敢看也不敢听,只是常常在守着晟敏的时候,盯着收件箱里面满屏的“英云”发呆。

晟敏离开之后,李特大病了一场,病好之后他想现在是时候该好好整理一下他和英云的关系了。
不敢当面面对他,所以只能拨通了英云的电话。

两边都沉默了很久,英云哑着嗓子问,“你在哪?”
“我们分手吧。”李特声音里面满是掩饰不住的疲倦。
“你在哪?”英云依然执着的问。
“英云,我们分手吧。”
英云笑了一下,“分手?你消失了这么久,我等了这么久就换来一句分手?我们在一起三年结果就是分手?”
“对不起,我…”
英云打断了李特的话,“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我要你一句对不起干什么?”
“英云,…晟敏死了。”李特慢慢的清清楚楚的说道。
电话那头的英云怔住了,半天没有说话。

听到电话那边没了声音,李特继续说道,“我爸妈已经失去晟敏了,他们不能再失去我,我也不能再让他们伤心,我不能告诉他们我和你在一起,你明白吗?”
“他们是我最爱的家人,我不能不考虑他们的感受。”
“我想好了,以后哪里都不去了,就一直陪在他们身边。他们都老了,需要有人陪伴。”
“我会找一个女人结婚,和她在一起好好的生活下去。”
“而你,我希望你也能这样,找一个好女人,幸福的生活着。毕竟你我都明白,我们想要一辈子在一起太难了,我们都可以选择一条更容易走的路。”
“所以,我们分开吧,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分开吧。”

英云静静的听着李特说完他才开口,“那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对不起,我必须这样做,我…”
英云又一次打断了李特的话,声音里面的焦虑一览无余,“我什么都不想听,我现在要你回来,现在!马上!”
“你冷静一点听我说好不好?”
英云大声的说,“你让我怎么冷静?!你音讯全无的消失了这么久,一出现和我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分手,你让我怎么冷静下来?!”
李特抿紧嘴唇,不知该说什么。
意识到自己说话的语气不太好,英云便软了些腔调,“李特,你回来好不好。不然我去找你?”
李特马上回绝了,“不要来找我。”
“那你回来,我等你回来。”
“不要等我了,我不会回去了,我也不会再见你。我们分开吧。”
“你知道我不会同意的。”
“我以为你能懂我。”
英云轻笑了一声,“我也以为你是最懂我的人。”
“我觉得我是。所以,我求你,我们分开吧。”
“求我?”英云的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你第一次求我就是要和我分手?”
“对,我只想求你分手,算我对不起你。”
“我们以前在一起算是什么?”
“英云,那些都过去了。”
“你爱我吗?”
李特顿了顿,“…爱过。但是现在不想爱了。以前的那些都过去了,忘了吧。”
“你不要那些过去了?”
“不要了。”
英云苦笑着说,“那好,如你所愿,我们分开。”

再争执下去没有意义了不是吗?他都不要过去了。
英云对李特太了解,只要是他决定的事,一定是他考虑清楚之后的决定。
要照顾晟敏一辈子,要和他在一起,要和他分手,要结婚生子,李特一定想的清楚明了。
如果这样他能更轻松更快乐的话,英云就成全他。

于是分手了。
伤心了,痛苦了,挣扎了,怀念了,沉淀了,淡忘了。

他们各自的天空里有同一朵云飘过的痕迹,他们带着同样的伤口去明亮着更加长远的以后。
云烟已过,往事如风。
[2009/08/31 23:54 ] | {若梦} -BL- | 留言(1) | 引用(0)
<<九月 | 主页 | Once>>
留言
嘿嘿。我从Together追过来的。
喜欢贤兔。然后hing喜欢hing喜欢你的文风。。

妞。加油。期待你的更多好文。
[2009/09/01 13:20] | URL | 新 #-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ogether1989.blog126.fc2blog.us/tb.php/84-8f6a4410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