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失忆 (短篇完结)
01.
晟敏。有人在轻轻地喊。
略微沙哑的声音连同手上温热的触感一起出现在晟敏模糊的意识里。

眼前是一片眩目的白,接着是一张憔悴但带着惊喜笑意的脸。
胸口有些闷,晟敏用手撑住床沿,挣扎着想起来。

小心一点。圭贤一边拿起枕头放在晟敏身后,一边小心的把他扶了起来,顺手掖了掖被角。
喉咙很干,像焦灼的沙漠。晟敏挤出几个字,我想喝水。
你等一下。圭贤站起身来,倒了一杯水,递到晟敏面前。
晟敏接过水杯,小口小口的喝。

晟敏。圭贤喊他。
没有回应。
晟敏。声音高了一些。
还是没有回应。
晟敏。圭贤握上晟敏微凉的手。
晟敏转过头来盯着圭贤看了一会儿,先生,你是在叫我吗?
一句话让圭贤怔在了原地,表情陷入一片慌张之中。
晟敏这样的反应让圭贤措手不及。

我想患者应该是选择性失忆。医生扶了扶眼镜。
怎么会这样?圭贤皱起了眉头。
车祸的后遗症,患者有轻微的脑震荡,所以可能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那他会不会恢复?
一般患者自身恢复记忆的例子很少,大多数都是通过身边的人和生活环境的帮助来慢慢恢复记忆的。
成功率有多少?
这个不好说。不过曺先生,试就有机会,不试的话,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圭贤看着晟敏,再次向他确认。
晟敏摇了摇头,对不起。
你愿不愿意相信我?
晟敏勾起嘴角笑了笑,我现在除了能相信你,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那么,你相信我就好。

02.
我叫什么名字?
你叫李晟敏。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曺圭贤。
那你是我的谁?哥哥?弟弟?
我是你的爱人。
喔。
你相信吗?
我相信你。

03.
办好出院手续,圭贤拦了辆出租车,把晟敏带到了一栋房子前。

这是哪里?晟敏扭头问道。
这是我们的家。还记得在几楼吗?
晟敏摇头,对不起。
没关系,我们一起上去。说着,圭贤牵起了晟敏的手,动作是那么的驾轻就熟。
晟敏小心的将手从圭贤掌心中抽了出来,对不起,我还不太习惯。
圭贤用力牵出一个笑,没关系。

乘上电梯,按下"7"。
圭贤又牵住了晟敏的手,并开口解释道,你有点晕电梯,我牵着你。
哦,谢谢。客气且疏离。
我们家在7楼,以后要记住了。
晟敏点了点头,恩。

站在家门口,圭贤把一串钥匙放到晟敏手心,这串是你的钥匙。
晟敏握紧那串钥匙,金属钥匙串发出细微的声响。晟敏注意到,钥匙串上挂了一个圆形的金属牌,上面有个"규"字。
这不是你的吗?晟敏问道。
这才是我的。圭贤拎着另一串钥匙给晟敏看。
一模一样的圆形金属牌,上面有个"민"字。
金属牌闪着银色的光,微亮微亮的,映进晟敏的眼底。

圭贤呐,你说7楼会不会太高?爬楼梯很累诶。晟敏仰着头眯起眼睛朝家的方向看。
笨蛋,可以乘电梯呀。圭贤笑着揽过晟敏的肩。
可是我有点晕电梯。
没关系的,乘电梯的时候我牵着你就好了。
那要是我要上下楼,你不要的话,怎么办?
圭贤捏了捏晟敏的鼻子,我会陪着你的。
晟敏脸上漾出一个笑,我的圭贤最好了。
好的话就亲一下。
圭贤,我们上楼吧。晟敏转移话题。
那好,我们回家再亲。
喂,曺圭贤!晟敏红了脸颊。
怎么了,脸红成那样。圭贤笑着捏了捏晟敏的脸。
你先把钥匙给我,我要自己开门。
圭贤从口袋里掏出两串钥匙,喏,这串是你的,有你的名字。
晟敏却拿起了另一串钥匙,我要这个。
为什么?
晟敏挽着圭贤的胳膊边走边说,以后你看到那串钥匙,就会想到我啊,然后你就知道,哦,该回家了。

晟敏,你还记得吗?圭贤问道。
对不起。晟敏像做错了事一般,低下了头。

没关系,钥匙会帮我们记得。

04.
圭贤把晟敏领进屋,晟敏盯着墙上的一个个相框看了很久。

相框里都是圭贤和自己的脸,笑得比阳光还要明亮的脸。

你相信我了吗?圭贤问。
晟敏笑了笑,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
带你看看房间吧。
好。

这间是卧室,这间是书房,这是卫生间,厨房在那边。圭贤带着晟敏边走边说。
晟敏默默的跟在他身后,环视着这个他以前生活过的家,没有说话。
以前我在书房工作的时候,你经常像个孩子似的向我抱怨,说我不陪你,又撒娇又耍赖的。正要蔓延开的笑,在视线触上晟敏寡淡表情的脸之后,又像海水退潮似的逐渐收回。

以前的晟敏不是这样的,即使安静不说话的时候,眼神也还会是温暖的。
而现在,圭贤有点不敢看他。或许是害怕触上晟敏那种陌生疏离的眼神。

都不说话了,四周安静的可怕。

曺先生。晟敏突然开口。
怎么了?
今晚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和以前一模一样的问句。圭贤有些激动的握住了晟敏的手,你想起什么了吗?
没有,我只是觉得我好像会做饭。
圭贤颓然的放下手,晟敏。
恩?
以后你能叫我圭贤吗?
好。…我以前也是这样叫你吗?
圭贤扭头看向墙壁上相框里笑得阳光明媚的晟敏,不,你以前叫我亲爱的。

客厅。
晟敏坐到圭贤身边,亲爱的,今晚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圭贤顺势搂过晟敏,随便啊,你做的我都喜欢。
那我今天还做南瓜。晟敏眨了眨眼睛,嘴角一抹狡黠的笑。
圭贤一下子慌了,啊,南瓜啊……
怎么,南瓜不好么?
南瓜…当然好啊。南瓜挺好的。
晟敏笑,诶,你不喜欢的话,可以说的。
你是故意的。圭贤把手伸到晟敏腰上,挠痒痒。
晟敏咯咯的笑着滚进圭贤的怀里。

厨房。
亲爱的,过来尝尝这汤。晟敏用汤勺舀了一勺汤,吹凉后把汤勺凑到圭贤嘴边。
圭贤喝下汤,咂了咂嘴巴,恩,刚好。
是吗,那我也尝尝。说着,晟敏自己也喝了一口。
圭贤从后面搂住晟敏的腰,下巴轻轻的搁在晟敏肩膀上,亲爱的,你真是我的宝贝。
晟敏嘴角晕开一个笑,亲爱的,今天说话怎么这么肉麻?
因为爱你啊。你不喜欢听?
偶尔听一听,感觉也很不错啊。
亲爱的,你要一直和我在一起,给我做饭吃,不许离开我,知道吗?
我知道啦,你也不许离开我。
好,不离开,一辈子在一起。

书房。
现在时刻00:13。晟敏捧着闹钟倚在书房门口,像播音员一样报时。
圭贤理了理手边的文件夹,亲爱的,你先去睡吧,我还要好一会才能弄完。
不要,我不要一个人睡嘛。
听话,很晚了,你快去睡。
晟敏扁着嘴站直身体,你又不陪我。
圭贤抬头看了一眼晟敏的样子,笑了,你怎么像个孩子似的。
晟敏走过去把闹钟放在电脑前,然后伸手拉着圭贤的胳膊不停的晃,那孩子现在要你哄着睡嘛,不做工作了嘛,我们上床睡觉好不好。
圭贤抓住晟敏的手用力一拽,把晟敏带到自己怀里,微笑着贴近晟敏的脸,亲爱的,那你是要上床呢,还是要睡觉?
晟敏红着脸慌张的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要睡觉!
圭贤抱着晟敏起身,睡觉前面还有个动词,我们按顺序来。

晟敏,你还记得吗?还是带着希望问。
对不起。还是这样的答案。

没关系,我们的家会帮我们记得。

05.
圭贤和晟敏从超市买菜回来,回家的时候,圭贤带着晟敏走了另一条小巷。

晟敏侧过头看着圭贤,以为他又会说些什么。可是并没有,圭贤只是抿紧了嘴唇,默默的走在他身边。

小心!圭贤抓住晟敏的手臂用力一拉,把晟敏拽进了怀里。

一辆摩托车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

晟敏和圭贤靠得很近,近的似乎可以听到圭贤胸腔里急促的心跳。
呼吸温热的拂过脸颊,像是彼此交换了一样。
眼神相遇的时候,晟敏迅速的躲开了。

有点尴尬。

你没事吧。圭贤轻轻的放开了晟敏。
晟敏摇头,然后慢慢的把头低了下去,掩饰自己微红的脸颊。
圭贤突然轻轻的笑了,这和以前一样。
什么?晟敏问。
…没什么。圭贤慢慢的收起了笑容。
和我讲讲吧。好吗?晟敏第一次主动提出要求。
我可以牵你的手吗?圭贤问的小心翼翼。
晟敏犹豫了一会,好。

这么晚找我出来干嘛?你有事吗?晟敏扭头问走在他旁边的圭贤。
没事,只是想和你一起走走。圭贤摸了摸鼻子。
大冷天半夜跑出来,真有你的。晟敏缩了缩脖子。
圭贤笑,可是你不也出来了吗。
晟敏跟着一起笑,在深秋的夜里把嘴巴弯成一个夏天的弧度。

静静地走,都不说话了,静谧的夜里只听到哒哒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的,缓慢而有节奏的响起,像此刻胸腔里跳动的心脏。
小巷里路灯发出的橘黄色灯光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好长。
晟敏低头看地上的影子,微微重叠靠在一起的模样让晟敏弯起了嘴角。

小心!圭贤把晟敏拉进了自己温暖的怀抱。
接着一辆摩托车从晟敏身边疾驰而过。

圭贤把晟敏抱在怀里,晟敏身上的气息窜进鼻腔,是香甜的水果味。
晟敏的脸颊被圭贤温热的呼吸拂的有点痒,晟敏抬头看他,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圭贤探下来的吻堵住了嘴巴。

温柔绵长的吻。

晟敏,我喜欢你。圭贤好听的声音响在耳边。
我也喜欢你。晟敏抬头看着圭贤,眼睛亮晶晶的。
我可以牵你的手吗?圭贤满含笑意的问。
晟敏笑着点头,好。

晟敏,你还记得吗?
…对不起。

没关系,路灯会帮我们记得。

06.
两个人面对面吃着晚饭,不说话。空气像一堵坚硬的墙,横亘在他们之间。

这种感觉很奇怪。
明明是那么亲近的人,突然一下变得如此陌生,连一点准备时间都不给。

…我们,以前感情很好吗?晟敏怯怯的问。
恩。
我以前,很爱你吗?
恩。
那你以前呢?也一样爱我吗?
恩。

圭贤有些不高兴了,晟敏一句一个“以前”,让他觉得他们的爱已经成了过去式。
以前,让人多无奈的一个词。

你怎么就能把我忘了?圭贤盯着晟敏的脸,声音低低的。
晟敏躲开圭贤的目光,…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了,我不想听。圭贤的语气不怎么好。
晟敏不说话了,左手捏紧了衣角,不知该如何安置自己的目光。
看到晟敏无措的模样,圭贤有些后悔刚才说出的那句话,…对不起,我不该对你这样。
晟敏抿了抿嘴唇,没关系,忘记的人是我,你不用对我道歉。
晟敏,我爱你,你知道吗?声音低沉,有些许焦虑。
我相信你。晟敏淡淡的笑。

然后空气凝结成浸满水的海绵,压在两个人的胸口,闷闷的,快要不能呼吸。

晚上准备休息的时候,圭贤怕晟敏不习惯,便主动提出了自己去客厅睡沙发。
晟敏拒绝了,一边抱起棉被往外走一边说我去睡沙发。
圭贤抢过晟敏手中的棉被,看着晟敏的眼睛认真地说,我舍不得委屈你,你知道吗?
晟敏怔在原地,喉头突然像被堵住了似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看着圭贤抱着棉被走出卧室的背影,眼眶热热的,差点就掉下泪来。

冬季的深夜寂静且冰凉,晟敏蜷在被子里,怎么都睡不着。
晟敏起身下床,披了一件外套,又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床被子,来到客厅轻手轻脚的给圭贤盖上。

圭贤睡得很沉,均匀的呼吸一下一下的填满晟敏的心脏。
一整天的回忆和讲述,很累吧。

晟敏蹲在圭贤面前,借着窗外浅淡的月光,盯着那张脸看。
我是认识他的吧。我和他是很亲近的吧。
他叫曺圭贤。他是我的爱人。他很爱我。

圭贤动了动,随即马上又安静下来,嘴里呢喃了一句,晟敏。

他的梦里也有我。
晟敏轻轻拨开挡在圭贤额前的刘海,吻了吻他微皱起的眉心。
亲爱的,对不起。晟敏轻轻地说。

07.
此后的几天都是这样过的,圭贤不断的给晟敏讲述一些他们过去的事。
可是晟敏的记忆却一点起色都没有,晟敏总是低着头轻声说上一句对不起。
对于让晟敏恢复记忆的这件事,圭贤渐渐开始灰心。
不甘心,却也无能为力。
但令圭贤感到开心的是,晟敏正一点一点向过去的他靠拢,逐渐变得像以前一样温暖可爱。
即使没有了记忆,你还是你,依然是我爱着的你。

几日的相处中,晟敏逐渐对这里熟悉起来。对于圭贤,也逐渐放开了以前的小心与拘谨。
圭贤对他的好,他全部都知道。
晟敏也曾努力的回忆过圭贤所讲述的那些故事,但始终一无所获。
每次圭贤问晟敏还记不记得的时候,晟敏可以看到他眼底会涌上期待的光。
可是自己脑海里一片空白,除了回答一句对不起,晟敏不知该说什么。
然后晟敏会看到那些光顺着圭贤的眼角一点一点消失殆尽。
晟敏很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对这个男人的心疼,深刻而缓慢的,像一把小刀慢慢的划开心脏。
没有过去的记忆,我现在所看到的,所体会的,只是现在的你而已。

晚上,当圭贤像前几天一样抱着棉被准备出去睡时,晟敏拦住了他。
进屋睡吧,外面冷。晟敏说。轻柔的语气里含着巨大的勇气。

两个人背对背睡着,听得到彼此的呼吸,也都知晓对方并没有睡着。
夜很安静,背上的热源正向自己一点一点传递着温暖,一点都不冷。
圭贤是这样的感受,晟敏亦是如此。

圭贤翻了个身,轻轻地说,我能抱抱你吗?
好。晟敏应了一声,但却没有翻身过去面对圭贤。
圭贤靠近晟敏,手臂探过去将晟敏揽进怀里,接着握上了晟敏的手。
是熟悉的水果香。圭贤的心胀的满满的,觉得像拥有了全世界般地满足。

我好象有点喜欢你。晟敏小声的说。
圭贤抱紧了怀中的晟敏,晟敏,我爱你。
你不要爱我了好不好?
圭贤扳过晟敏的肩,把他翻过来,面对面的看着他,怎么了?
晟敏把头埋进圭贤胸口,垂下了眼睑,你爱现在的我好吗?不要爱以前的那个我。
圭贤笑了,有什么不一样吗?
不一样的,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
好,我爱现在的你。

圭贤探下去的吻,晟敏没有拒绝。

床晃动了一阵。

08.
那晚之后,圭贤便不再刻意让晟敏去回忆从前,也不再和他讲述过去的故事。
现在的样子很好,像是重新认识又再次相爱一般,有一种宿命的味道。
无论怎么样李晟敏都是会爱曺圭贤的,而曺圭贤都是会一直爱李晟敏的。
如此,要不要过去,其实并不重要。

晟敏现在会对圭贤微笑,撒娇,用他软糯的声线唤圭贤一句亲爱。
晟敏觉得自己是爱这个男人的,不管以前如何,现在的他是全心全意在爱圭贤的。
没有理由不爱,像是被某种神奇的力量驱使一般。
晟敏喜欢现在的生活,喜欢看圭贤对他笑,喜欢圭贤爱他。
越是喜欢,便越害怕失去。
晟敏要自己牢牢的记住圭贤的样子,他怕自己会再次忘掉圭贤,怕圭贤问他你还记不记得我的时候自己会低着头说对不起。

生活是一张新的等待被描绘的画纸,落下去的每一笔,沿着记忆的轨迹都可以找到。
可是有一天晚上,晟敏做梦了,梦境是陌生的。

他梦到他在和圭贤吵架。
圭贤用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暴戾眼神看他,像冬天里凛冽的寒风,硬生生的刮过他的脸颊。
他看到自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不甘示弱的朝圭贤大声吼叫。
两个人都倔强的不肯服输,像刺猬一样竖起满身的刺把眼前最爱的人扎的遍体鳞伤。

晟敏看到自己摔门而出,圭贤跟在身后拉他,他甩掉圭贤的手独自乘上了电梯。
他有些头晕,不知是因为晕电梯的缘故还是因为刚才的吼叫导致的大脑缺氧。

晟敏有些不清醒的走到马路边,踩着斑马线,一步一步往前走。
圭贤终于跟了上来,隔着大半段马路喊晟敏的名字。
晟敏想回头看他,却只看到了一道白光,他感觉到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好像飞了起来。

再醒过来时,晟敏发现自己站在一条湍急的河流中央,水草缠住了他的双腿,他动弹不得。
脑子里全是圭贤暴戾凶狠的样子,他想忘记这些。
他用河水一点一点洗掉那些像尘埃一样附着在他身上的记忆。
记忆随着河水的流动逐渐离晟敏远去。
圭贤的影像一点一点消失,晟敏觉得轻松极了。

晟敏发现他好像洗的太多了,他快要没有关于圭贤的记忆了。
他害怕了,想去捡那些记忆。可是水草把他缠的好紧好紧,他一点都没有捡回来。
晟敏大声的哭喊,双手胡乱的扑腾着,可是记忆像落在水面上的花瓣一样,随着河水一点一点消失,直到看不见了。

晟敏突然的哭喊把睡梦中的圭贤吵醒了,圭贤拍着他的脸颊喊,晟敏,晟敏。
晟敏这才醒过来,一下子扑到圭贤怀里哭个不停。
圭贤拧开床头柜上的灯,捧起晟敏的脸,拨开他额前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又吻了吻他的脸颊,怎么了?声音轻轻的,生怕吓到晟敏。
可晟敏什么都没说,只知道抱着圭贤哭。
圭贤猜想晟敏应该是做恶梦了,他抱紧晟敏,轻轻的拍着晟敏的背,没事的,我在。

晟敏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渐渐安静下来,圭贤看着晟敏苍白如纸的脸,很是心疼。
圭贤轻声问,做恶梦了?
恩。晟敏点了点头。
圭贤用力紧了紧怀中的晟敏,做什么梦了,吓成这样?
…我梦到我和你吵架了…你凶我了…然后我跑出去了…我洗掉了那些记忆…我找不回来了…它们走得好快…语无伦次的诉说着,声音里还带着哭腔。晟敏似乎仍在害怕。
圭贤怔住了,伸手顺着晟敏的头发,没有说话。

晟敏是梦到了他出车祸前的事吧。那天他们的确在吵架,吵得很凶。
晟敏摔门跑出去之后,圭贤才开始后悔。
可当圭贤追上去的时候,晟敏已经倒下去了。
圭贤在医院不吃不喝的守了晟敏两天两夜。晟敏躺在病床上一直皱着眉头,好像在经历着一件很痛苦的事。
晟敏最后终于醒过来了,可晟敏不认识圭贤了,圭贤慌张的手足无措。

圭贤。晟敏轻轻地喊他。
怎么了?圭贤把声音压得小小的。不能吓着他的宝贝。
你以后不要和我吵架好不好?我害怕。晟敏睁着大眼睛看他。
好,我们永远都不吵架。圭贤心里很感激,感激晟敏的回来。
你不能凶我。
圭贤吻了一下晟敏的额头,不会凶你的,你是我的宝贝。
晟敏脸上绽开了一个浅浅的笑,很安心的那种。
他相信圭贤,从一开始就深信不疑。

09.
圭贤,要是我以后又把你忘记了,那怎么办?
不会的,你以后不会又忘记我的。
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又把你忘了呢?
我会一直记住你,陪着你,让你再爱上我。

10.
记忆并不重要,透过光阴狭小的晕色,我仍能看到你。

End.
[2009/09/15 13:53 ] | {若梦} -BL- | 留言(0) | 引用(0)
<<无言歌 | 主页 | [132] 蛀牙 (短篇完结)>>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ogether1989.blog126.fc2blog.us/tb.php/95-8bcc66e4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